16K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小配角之将军夫人在线阅读 - 第287章 做他的抱枕

第287章 做他的抱枕

        关于种植桑树的地,池小悦认为不一定要好田地,何不将吴家村的山头给买了,左右长些没用的树,还成了村里人砍柴的地方,天天为着柴禾争吵。

        若是给村里人一笔补偿,这事儿还真的能行,同时还可以鼓励周围几村各家都种植桑树,主动给作坊送货,按多少钱一斤来收,这样一来,也能省去不少麻烦。

        苗氏听着越发激动,这事儿还真的可行。

        两人说得太投入,转眼池小悦的肚子咕噜一声,她早饭都来不及吃,就怕这些千里迢迢带回来的蚕出了问题。

        于是池小悦带着苗氏一起去吃早饭。

        苗氏到这会儿才注意到她隆起的大肚子,感叹道:“这第二胎必定是好生养的,你也莫担心。”

        池小悦能说这是她人生头回生孩子么?

        池小悦只好笑了笑,两人坐到八仙桌前吃早饭,倒是没有许谡在,苗氏松了口气,头回见到大官,苗氏坐立难安,感觉饭都要吃不下。

        就两人,便是一桌子吃食,每盘的分量不多,但是却很丰富,这一下池小悦也有些意外,恐怕这些皆是许谡的安排了。

        苗氏却是看着这一桌,不知从何下手,心想着就着孕妇吃剩的吃,自然还是孕妇最要紧。

        池小悦见苗氏紧张得不好下筷子,她还是像以前那样的称呼着她,“嫂子别见外,以后咱们还要一起做生意呢,你这么别扭,我以后怎么跟你来往。”

        这话说得,立即打消了苗氏的顾虑,苗氏欢喜地拿起筷子。

        走到厅外的许谡,在看到吃得正香的两人,他脚步一顿,匆匆从衙里赶回来,想陪着媳妇吃早饭,没想已经有人陪了。

        不想苗氏尴尬,许谡只好转身离开。

        吃完饭,苗氏想到一事儿,这便说道:“你才从杭州回来吧,你还不知道呢,陵城里的那些传言着实不好听。”

        于是苗氏将陵城最近的一些传言说了,竟然都是针对叶九昭的,都几个月了,这些读书郎还盯着岳家荣断了一根手指的事不放,甚至现在积愤更深。

        这背后没有人推波助澜她是不信的,她被周汉豫带走时还没有这些传言,怎么一回来,却听到这么一个版本,完全不是当时的情况,明显是造谣生事。

        “昭儿多勤奋的一个孩子,怎么可能亲自动手伤人一个手指,那是什么样的人才做得出来的事,每次有客人说起这事儿,我都要反驳几句,真是太过分了。”

        池小悦的确很生气,她很快想到昭儿,连忙起身去东厢房,没想到昭儿早早地出门去迟府,陪他师父吃早饭去了。

        看来昭儿也会知道这事了吧,必定会伤心,那日他们母子根本连话都没有说两句,岳家荣自己砍下自己的手指,如今全怪在昭儿身上。

        池小悦让苗氏先回去,她会想办法查清楚这造谣的人。

        苗氏也记挂着这些蚕,便叫了牛车运回村里去,这一趟回村,再与村长商量一下买下山头的事,正好将买下的桑树移栽过来,再放出消息,准备大量收购桑叶了,如此周围村的村民才好种植桑树。

        入夜,昭儿身边的书童回来送信,昭儿在迟府住下了,再次跟着迟大儒读书,每隔一段时间便回来一次。

        其实两处府邸隔着相当的近,便是走一走就到了,根本都不必用马车。

        当初许谡的话终于实现,而今池小悦成了御史夫人,才回来两日,就收到了陵城权贵夫人们的帖子,都是来邀她参加宴席的。

        池小悦正在看帖子,许谡便进来了,这一日许谡都待在县衙,他在查花良学的案子案卷,借机发现点儿什么,自然这案子不可能这么了结。

        许谡看到一桌子的帖子,扬起唇角,问道:“夫人可是要参加?”

        这一声夫人酥到了池小悦的心坎里,平时都叫悦儿,突然的正经真是让人招架不住。

        “那么夫君觉得我该不该去?”

        池小悦见许谡就要挨着坐过来,她赶紧起身。

        她都挺着个大肚子了,他倒是不嫌弃两人挤在一起憋得慌。

        许谡见她避着自己,心头郁闷,又见她立于窗前,于是又挨了过去,顺势从她身后抱住她,将她搂入怀中。

        许谡那清朗的声音温柔地在池小悦的耳边响起,“自然是该去,你现在可是御史夫人。”

        虽说官阶不高,但也是一个京官,还是一个考核这些地方官员政迹的官,谁不惧他,而且他虽是小官,但御史台的人都给他面子,他要是给谁上书一份,谁的乌纱帽就得摘掉。

        池小悦听着这意思是这陵城谁也不敢惹她了。

        “我不想去,吃这种宴席就像鸿门宴似的,我既不想人巴结我,也不想憋屈着自己与她们结交,没一个忠心的。”

        许谡轻笑出声,带着惩罚似的咬了咬她的耳垂,这才说道:“人家贤内助都懂得帮丈夫打点,你这是不管我了。”

        池小悦被他咬得身子一软,很有些郁闷地躲开,回头看向许谡,说道:“我瞧着你不是这样的人,还要我去打点这种地方官夫人。”

        许谡笑了,“的确不需要,但你管不管我呢?”

        “怎么管?管你不准去参加这些地方官员的宴席,免得他们趁着我怀孕期间给你塞女人,必须事先说说,我可是不准的。”

        池小悦一本正经地说着,他家姑母都敢在她孕期的时候想出这法子,那这些地方官员要想巴结他,不也从这方面来。

        没想许谡被她说的话反而给逗笑了,“到底是管我了,既然是夫人的命令,为夫必须遵守。”

        为此,许谡还一本正经地向她领令,没见过许谡也有这油头的时候。

        池小悦才发觉自己被他戏弄了,就想看着她着紧着他的样子,怎么跟昭儿一样,都想要她的关注。

        “瞧着夜深了,要不……”

        要不什么?这不还怀着孕呢……

        然而人已经被他抱走,想想昨夜两人挤在软榻中睡了一夜的场景,今天晚上又得被他抱着一晚上了,是将她当抱枕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