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K小说 - 修真小说 - 小师弟可太不是人了在线阅读 - 第558章 梁天赐(2/3,求银票!)

第558章 梁天赐(2/3,求银票!)

        虽然不知道四师姐和花灵灵之间到底说了些什么。

        问了她们也不告诉自己。

        但夏言还是得和花灵灵一起去面见九鼎虹光山的老宗主,梁景明。

        这是提前定好的嘛。

        九鼎虹光山的一切主要建筑基本都摆在最中间的主峰,不用人带着其实也无妨。

        不多时,三人便来到了宗主大殿。

        该说不说,好像每一个一流宗门的某某大殿,从外面看都差不多。

        只是内在有着些许差别罢了。

        比如说万仞寒芒山的宗主大殿,内部的装饰和摆放就都与剑有关。

        放到这里来说的话,则是丹药。

        炼丹升起的袅袅烟尘,以及逸散开来的丹药香味,隔着老远就能闻到。

        大殿门口,仙风道骨的梁老宗主也早已等候多时。

        该说不说,拿这个词汇来形容他,绝对是一点都不为过。

        炼丹师嘛,如果没有任何异常的话,他们可永远都是保养的最好的那一批修士。

        长年于各类丹药滋养之下的梁景明,虽然从外表上能看出来是个老人。

        但无论是红光满面,连一点皱纹都瞧不出来的外表,还是神采奕奕的眼神。

        总感觉他比年轻人还有活力。

        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

        对。

        鹤发童颜。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不才晚辈夏言,见过梁老宗主。”

        夏言上前一步,很是规矩的行了一礼。

        “哈哈哈,老夫已经等你多时了。”

        梁景明微微颔首,“在外一直久闻你的大名,今日得以一见,果真是少年英才啊。”

        “不敢,梁老宗主客气了。”

        简单寒暄行礼过后,几人便随着他进了大殿内。

        “说起来,我家二师姐这两年在此进修,昨日一见果真有所进境。”

        于蒲团之上落座后,夏言挑了个话头,“又见她和令千金关系非同寻常,想来也是得了不少照顾。”

        “晚辈在此谢过。”

        这话不假。

        不说别的,至少当年是九鼎虹光山主动向乐银瑶发来了请柬,邀请乐银瑶前来的。

        如若不是这样,倒也不是说未来丹仙就会怎样怎样。

        但至少这份人情得领。

        “这话说的,乐银瑶那孩子我一直都在关注。”

        梁景明伸手一召,一旁侍候的小童便端来了几杯香茗,“八转半天资的炼丹师,怕是放眼整个元灵界也找不出几个来。”

        “就算不好意思真将其招致我们九鼎虹光山麾下,同为丹修,我们也理应提供一份帮助。

        这样的话,如若她未来真的能有所成就,我们脸上也有光嘛。”

        是了。

        天底下到底没有免费的午餐。

        你要是说他们的行为,没有任何一点功利意义在里面,想来也说不太过去。

        但怎么说呢……互惠互利吧。

        就好象当年万仞寒芒山打算拉拢夏言是一个道理。

        而夏言也确实很感谢他们所能提供的这样一个环境。

        别的不说,至少二师姐现在的修行,是走在其他师姐前面的。

        这就已经很好了。

        “当然了,虽说她这两年的表现确实很让人惊喜,但无论如何,她还是有最后的一关要过。”

        梁景明呷了口茶缓缓说道,“那便是几天后的祭鼎大典。”

        “那是自然。”

        夏言对此不置可否,“最近二师姐她也在很努力的准备着呢。”

        其实这个所谓的毕业考试,说起来也简单。

        就好似测试天赋的时候,会让炼丹师们炼制指定的丹药一般。

        祭鼎大典的要求也是类似。

        但难度肯定比那时候要大很多。

        比如说一些硬性的要求,质量和数量都要有所保证等等。

        “害,在老夫看来,她能通过测试,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梁景明眯起眼睛笑道,“所以夏掌教你也不必担心些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今天你是和花宗主一起前来的,看来是有什么事情,要找老夫商谈?”

        当然了,其实还有诗红绫。

        只不过放在这四个人里,她的身份地位就显得稍微逊色一点了。

        而她本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从进门到现在,除了最基本的行礼之外,一个字都没说。

        “……梁老宗主明鉴,那我也明说了吧。”

        花灵灵接上了话茬,“晚辈此次前来,主要还是想和您说下,我们万仞寒芒山和九鼎虹光山之间的合作问题。”

        这才是重头戏。

        “嗯?出了什么问题不成?”

        梁景明眉头一皱。

        “是这样的,大概从半年之前吧,我宗从你们这里订购的益气丹,拂血丹,包括为灵剑准备的水波玉液,就经常会出现不少残次品。”

        “您是知道的,我们的订购量一向较大,如若出现一件两件的次品,那其实都属于正常现象。”

        “但上一批到货之后,我们清点了一下,几乎有三成半的丹药,都是不符合预期的。

        这样的数目,我们实在是无法接受。”

        是了。

        三成半的话,就几乎相当于三颗丹药之中就有一颗废品。

        这已经属于很严重的事故了。

        “……这是真的么?”

        听完她说的话,梁景明的反应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就……感觉像他也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一样。

        “梁老宗主,咱们两宗已经合作多年,晚辈也没必要在这样的事情上说谎。”

        战斗狂小姐皱起眉头想了想,“所以说……”

        她肯定没有撒谎。

        但问题是,梁景明也不像就是了。

        而且仔细想想,这样的事情对九鼎虹光山其实也没什么好处。

        短时间的一点点蝇头小利罢了。

        人家又不是傻子,现在这不就找来了?

        再说了,万仞寒芒山和九鼎虹光山一样同属三山之一,又一向都是长期而稳定的大订单。

        从这个层面来说,信誉反而要比利益更为重要才对。

        “……你误会了,花宗主,老夫不是说你在撒谎。”

        梁景明回过神来,连忙摆了摆手,“只是这个事情,从去年开始,就已经不是我亲自操办了。”

        “那是?”

        “去把大少爷请过来。”

        梁景明没有回答他,而是朝着身后的小童吩咐了一句。

        小童急匆匆的离开。

        不一会便带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回来。

        “天赐,你来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