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K小说 - 历史小说 - 这个三国很核理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子初以为如何?

第二百四十九章 子初以为如何?

        三人正讨论的时候,林朝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衣冠不整的郭嘉。

        “玄德公,可曾听过广平沮公与,魏郡审正南,河间张俊乂这三人?”

        与刘备见礼后,林朝便直入正题,拿着林夕传来的密报开口问道。

        刘备听了三人的名字后,眨了眨眼睛,与郭嘉一样满脸茫然道:“子初,这三人……有何特殊之处?”

        那就是没听说过了。

        林朝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看向了荀谌叔侄。

        荀谌目光中带着思索,开口道:“沮公与与审正南,某倒是略有耳闻,只是这张俊乂,确实不曾听过。”

        另一边,荀攸也点了点头补充道:“沮公与少有贤名,志向远大,擅权略。曾举孝廉,茂才,在冀州也算声名远播。至于审正南……魏郡审氏也算河北大族,审正南忠烈慷慨,传闻其人有不可犯之节。”

        荀攸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开口道:“不过此二人某也没有亲眼见过,究竟如何,倒也不好评判。只是那张俊乂,倒还是第一次听说。”

        看来张郃这家伙现在混得不咋地,连点名声都没有。

        林朝想了想,便将密报双手递给了刘备。

        等到刘备看完,顿时露出了诧异的表情,惊道:“子煦竟然杀了冀州上将潘无双!”

        林朝:……

        看来上将这个名头,的确能唬住很多人,至少连刘备都没能免俗。

        他这一声惊呼,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围上来看这份密报的内容。

        对此,刘备也没有阻止。

        看完之后,所有人又都沉默了。

        谁能想到林夕去抓两个舌头,都能顺手砍了冀州上将。

        这已经不是巧合的问题,而是这个冀州上将,也太弱了吧……

        “咳咳……”刘备轻咳两声,对众人低声道,“诸位,子煦斩杀潘凤之事,还是不要外传为好。”

        “唯!”

        众人连忙拱手应道。

        眼下徐州与冀州并无过节,反而名义上是讨董的盟友,要是让韩馥知道林夕把他最爱的上将给杀了,也挺麻烦的。

        虽然这个上将很水很弱,但他还是代表了冀州的脸面,误杀容易引起外交纠纷。

        刘备见众人应下了,又拿起了这份密报,开口道:“诸位,冀州军追击孙康所部而来,我军当如何和处之?”

        既然要招降孙观,那他兄长孙康所率领的人马,自然也要招降。

        可现在沮授让张郃咬在孙康的屁股后面,刘备军如何能在不得罪冀州的情况下接应孙康,才是问题的关键。

        众人思索片刻,最后还是荀谌率先开口道:“主公,不若令孙观明日突围,与孙康兵合一处,先击败冀州军追击的军队,再往泰山行进。”

        “叔父此言不妥。”

        荀谌的话音刚刚落下,荀攸马上摇了摇头,反对道:“眼下泰山郡还没运来粮草,时机未到,孙观贸然突围,兖州诸侯定然在后方紧追不舍。万一弄巧成拙,孙观与孙康被兖州诸侯与冀州军围困成一团,那此次我军前来,便只能一无所获。”

        “那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冀州军追上孙康所部?须知孙康军中粮草已尽,若再战,必败无疑。”

        眼下孙观答应投降,泰山贼已是徐州集团囊中之物,荀谌自然不想放弃这将近一万兵马。

        “倒也不尽然。”郭嘉在旁开口道,“不如从军中调拨些粮草,派人送给孙康,让他与冀州军僵持数日,待咱们这边准备好了,便让他与孙观合兵一处,往泰山而去。”

        郭嘉这个办法,倒是可堪一用。

        闻言,刘备点了点头道:“奉孝所言,倒也不失为稳妥之策。只是还需城中孙观派人配合,不然难以取信与孙康。”

        “主公所言极是,”郭嘉点头道。

        接下来,荀攸与荀谌又提出了一些细节方面的建议,几人商量得热火朝天,唯独林朝沉默不言。

        因为他心中所想,已经从孙康所部的七八千人,转移到了沮授,审配,张郃三人身上。

        如果能把这三个家伙弄过来,孙康这点人马也不算什么。

        可是……怎么弄呢?

        林朝在脑海中设想了很多方法,最终却都不太理想。

        原因只有一个,如果用后世游戏中的说法,那就是这三人眼下并不是在野武将,无法招募。

        与之前的田丰,荀谌,荀彧,张辽,徐晃等人不同,他们要么赋闲在家,要么在京城当官,要么本身就是贼寇,自然可以轻易弄到手。

        当然,能不能驯服,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可沮授三人现在都是韩馥的人。除非韩馥死了,或有明令将这三人逐出冀州,不然林朝再有赚人的本事,也难以施展。

        何况刘备现在名义上,与冀州韩馥还是同盟,就更不好下手了。

        以三人的秉性,无论威胁,恐吓,动之以情,许之以利,应该都没太大的效果。

        若真想得到这三人,恐怕还得从韩馥身上做文章。

        也不知道韩馥身边有没有什么宠臣,可以贿赂的那种,把这三人排挤出冀州,才好施展手段赚……招揽过来。

        “子初,子初……”

        林朝这边还在想入非非,刘备一连叫了好几声,他都没反应过来。最后还是郭嘉猛地一拍他肩膀,林朝才被吓了一跳。

        “郭奉孝,你做什么!”

        林朝还没来得及发作,就看见刘备那张笑意盈盈的面孔。

        “子初方才为何走神,某叫你你也不应。”

        刘备满脸好奇道。

        其实不仅他一个人好奇,其他人也很好奇。

        “额……”

        面对众人注视的目光,林朝开口道:“玄德公,朝在想一件事。这沮公与,审正南,张俊乂三人皆是当世贤才……”

        他这边话还没说完,郭嘉忽然接口大声道:“合该为主公所用,子初以为如何?”

        林朝:“……”

        可以啊,郭奉孝,你啥时候学会的抢答!

        见林朝一脸不爽的样子,不仅刘备,连荀谌与荀攸都笑了起来,空气中又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林子初居然也有今日,真是太快人心!

        笑完之后,刘备看向林朝,满脸认真道:“子初,这三人虽好,但此事若不可为,那便罢了。某有子初你与诸位相助,足可谋得大事。”

        刘备当然想要人才,而且是越多越好,但是当着众人的面,他也不好表现得太饥渴。

        更何况在他的认知中,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沮授三人,怎么可能比得过林朝等人,要不要关系也不是很大。

        “朝明白了,不管成与不成,朝先尽力一试再说。”林朝拱手答道。

        但林朝不知道的是,他心心念念想赚回去的人才,此刻正在暗中谋算着他。

        ……

        由于沮授带人赶到之时,孙康早已逃之夭夭,只留下化为一团肉泥的潘上将,所以他并不知道孙康逃跑的具体方向。

        但他也不在乎,反正孙康已经断粮,除了广宗城也不可能去别的地方。所以他便命张郃带兵直奔广宗而去,而且还故意放慢了行军速度。

        营帐中,沮授正来回渡步,把审配晃得眼晕。

        “正南,你说某是不是高估了他林子初?”沮授开口叹道,“眼下泰山贼就在前面二十里处,而昨日才刚刚传来消息,广宗城已被兖州联军包围,孙观插翅难飞!”

        闻言,审配瞪了沮授一眼。

        这就是你在我面前晃悠的理由?

        “那又如何?”审配没好气道。

        沮授闻言,也不再晃悠了,而是一巴掌拍在审配面前的桌案上,脸上满是抓狂的表情。

        “如何?正南兄你可莫忘了,某此行是要与他林子初一较高下!”

        见沮授整个人处在随时会崩溃的边缘,纵然刚强如审配,也只能叹了口气,开口安慰道:“是是,你要与他林子初一较高下,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林子初此行,必然是为了前方的泰山贼而来。可某已经快把这伙泰山贼逼到了绝路,他林子初为何不来救?为何!难道他不想要这七八千兵马了吗!”

        审配出言安慰了一句,可非但没能安抚得了沮授,反而让他更暴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