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K小说 - 都市小说 - 卧底卧成魔道至尊在线阅读 - 第159章 内门建议

第159章 内门建议

        【她在诈你!】

        胡苏小心开启着魂力的小范围感应,听到黄执事这样一说,怕煞方露出痕迹,忙传念于他。

        煞方面上惶恐,直言不敢。

        他自然也有猜对方是在诈他,但也怕真有意外发生。

        不过,胡苏既然这样说了。

        他就信了。

        有了心理准备,应对起来就简单多了。

        而且,胡苏还传念告诉了煞方一些应对办法,一些是她不久前才在幻境里面试验过的。

        能让黄执事产生一些好感的应对。

        果然,两人一问一答交流了一阵,黄执事表情和缓了下来,并且看煞方的眼神很是温和。

        她想到执法殿那边搞出的麻烦事。

        煞方也是殃及池鱼。

        虽然事情涉及到了山主级存在,不是她敢私下做点什么的,免得影响了上面的交手对弈。

        但,照顾一下本宗无辜弟子,她还是能做到的。

        特别是。

        煞方这人一样的重情义,但却没有另一人那么……尖牙利嘴毫不稳重。

        相反,这位弟子天赋好,重情义,又沉稳。

        算起来,要不是之前被南容玉抢先了,她还真想留下他,收为弟子……不过,她这一系修炼的不是煞气诀。

        而且,对方若是有意拜她为师,早就……送礼暗示了。

        这也是外门的一些潜规则。

        新晋外门弟子,可以主动向执事们送礼,如果执事对这弟子有不错印象,就可以将人招来测试一下。

        或收徒,或只是留下一点印象。

        都是常规。

        当然,也有天赋极好,被执事主动看上,主动收徒的。

        或者也有。

        礼物送得太厚,执事也不介意收下一位家资丰厚弟子的情况。

        这些,都是你情我愿的事。

        另外,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一些弟子‘志向远大’,担心在外门时的拜师影响内门的拜师。

        宗门内规定,外门归外门,内门归内门。

        一个弟子,没有限制其拜师多少的情况。

        但依旧有人觉得。

        不是所有大能都愿意收曾经拜师过的弟子为亲传。

        这就导致了一些天赋不错的弟子,是会拒绝执事们的收徒建议的,一般这样的情况发生就看双方的脾气性格了。

        有些执事受不了被人轻视,就会打压这位弟子。

        说是多锻炼一下。

        是看好他。

        也有的执事随之一笑,反而更看重这位弟子,给予不少投资,资助其顺利拜师成为亲传弟子。

        黄叶兰本人却是性格比较古怪的人。

        她算是两者兼有。

        不过,她一般还是很少提出收徒暗示,更是少收获拒绝这种事,坐镇外门几十年来,也就五指之数。

        被拒绝过两次后。

        她其实对于收徒的兴趣就淡了。

        直到现在……

        想了想,她还没有对煞方提出外门拜师收徒一事,而是和蔼的与对方提起了几位内门山主。

        煞方心中奇怪。

        却依旧保持着恭敬态度。

        “不用多想,你天赋高,只要后面修炼没有出岔子,修炼到二阶,自然就能进入内门不用我多说……”

        “不过,内门的情况,想来你入门多年也有几分了解?”

        见煞方恭敬回答。

        黄执事也没在意他的感激,径直提到:

        “本来你之前受南执事看中,有机会进内门七脉之一的天煞一脉,可惜,南执事身死,虽然与你无关,可……总有人会耿耿于怀这一点。”

        黄执事深深看了眼煞方,没有说透,但煞方一听就懂。

        这就是某些魔修强者的思维。

        一些魔修强者的亲友死了,他们除了针对敌人外,还会迁怒与这件事间接有关的其他人。

        也不会去管对方是否无辜。

        反正,先发泄了再说!

        黄执事所说的耿耿于怀,有人看他不太顺眼这种事,可以说,已经是指最好的一种发展了。

        “弟子对内门不太了解……”

        煞方当然不好说,他打听过内门七脉,但发现了解的和他师弟了解的有些出入。

        他连内门七脉的名字都不敢报出来询问是否正确。

        经历过一次神经病宗门大佬后。

        他现在面对任何一位宗门强者,都无比警惕、谨慎,不敢轻忽大意。

        这一点,黄执事自然看出来了。

        不过,她认为是这煞方能一个人安全返回到这里的原因,小心谨慎,实力天赋也不错,机缘也行。

        而且,遇事不明,懂得就地隐藏。

        也很聪明。

        这不,就是遇上她带队的清扫队了吗?

        能遇上她,也算机缘不错了。

        毕竟换一个人,怕是……当他是伪装的外门弟子给抓了,或者一不小心就给灭杀了……这个时候也没有人会追究。

        “我就直说了吧!”黄执事没有拐弯抹角说话。

        她直接冲煞方露出欣赏神色。

        停下脚步,煞方轻拍甲黑也停了下来,保持着稍后几步的距离,他下马做恭听的姿势。

        “当前七脉,你大概天煞、地煞都最好别想了!”

        “本来魔煞应该是你的好选择,不过,最近些年,魔煞弟子换血率有点高……没有足够的运气和战力,最好……哈,到忘了你战力和运气都不错的!”

        黄执事笑了起来,摇头。

        煞方马上开口:“请前辈指点!”

        不得不说,煞方的察言观色技能还是不错的。

        本来打断了就不太想继续说下去的黄执事,言兴又来了,她给煞方列数了内门七脉的具体名字和情况。

        毕竟换一个人,怕是……当他是伪装的外门弟子给抓了,或者一不小心就给灭杀了……这个时候也没有人会追究。

        “我就直说了吧!”黄执事没有拐弯抹角说话。

        她直接冲煞方露出欣赏神色。

        停下脚步,煞方轻拍甲黑也停了下来,保持着稍后几步的距离,他下马做恭听的姿势。

        “当前七脉,你大概天煞、地煞都最好别想了!”

        “本来魔煞应该是你的好选择,不过,最近些年,魔煞弟子换血率有点高……没有足够的运气和战力,最好……哈,到忘了你战力和运气都不错的!”

        黄执事笑了起来,摇头。

        煞方马上开口:“请前辈指点!”

        不得不说,煞方的察言观色技能还是不错的。

        本来打断了就不太想继续说下去的黄执事,言兴又来了,她给煞方列数了内门七脉的具体名字和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