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K小说 - 都市小说 - 许你一世欢喜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土匪与小狐狸的死斗

第十一章 土匪与小狐狸的死斗

        话说回来,那张被人动过手脚的光盘带到底是谁寄给沈三的?母带到底是在谁那里?这事说来的确透着古怪,谁敢不要命设计沈三?

        干了这件蠢事的人,此时也正懊悔着。

        事情要从《一剑天下》的庆祝酒会讲起,那天原大导演和舒锦的会谈,被监视敌情的徐女神给听到了。她躲在门外,听完他们的谈话,大概明白了原韶景和舒锦的关系,但是这心才刚放下,又再次杯具了。

        舒锦离开后,原韶景一个人坐在放映厅里喝酒。

        徐曼进来的时候,他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西装放在椅子里,衬衫的扣子也解到了倒数第三颗。徐曼云从来没有见过原韶景醉酒的样子,在她的记忆里,这个男人一直是优雅从容,理智而冷静。

        但是很性感!徐曼云在心里评价道。

        “原韶景,你还清醒着吗?”徐曼云才走到他身边,就被他一手拉住,踉跄地摔到他的身上,在她还未反应的时候,眼前一暗,就被人亲住了。对方毫不费力地撬开她的牙关,温柔而强硬的越亲越深。

        等到她意识到原韶景在亲她的时候,身体更是僵硬住了。好吧,她的心脏也怦怦地乱跳,觉得像是在做梦了一样。她回抱了他,也回应了他的亲吻,但是,此时却听到原大导演用性感华丽的声音喊了一个名字——

        “舒锦……”

        徐曼云气得全身发颤,重重地推开了原韶景:“混蛋!原韶景你给我清醒一点啊,看清楚你吻的人是谁!还说不喜欢她,不喜欢她会把我当她亲来亲去!”

        徐女神再次杯具了,居然被当做替身。

        就这样,徐女神对舒锦的仇恨值再次爆满。为了抓到舒锦的小辫子,徐女神请了侦探事务跟踪舒锦,拍到唐尧向舒锦告白,而舒锦拒绝了他的告白的情景。徐女神看完事务所送来的光碟,脑袋一转,就想出了一个坏主意。

        她让人将中间的片段剪掉,这样连起来的画面就造成了舒锦接受了唐尧告白的错觉。徐曼云的本意只是想让沈三和舒锦吵吵架,让舒锦得到一些教训。对于原韶景居然喜欢舒锦这件事情,徐女神受到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但是,徐女神很快就后悔了。

        如果沈三和舒锦因为这个误会分手了,舒锦和原韶景不就有机会在一起?这样的话,她不是再次被炮灰了?等到她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还有如果沈三顺藤摸瓜查到光盘是她寄的,她会不会被灭掉啊?

        于是到底要不要冒险把母带寄给沈三,又成了一个大问题。

        徐女神很纠结、很懊悔。

        但是在听到小道消息说舒锦和沈三吵架,心里顿时又非常解气。让你破坏我的爱情,让你勾引原韶景,现在吃到苦头吧。徐女神的心情类似这样,觉得终于出了一口气,心情大大的爽。

        ……恋爱什么的果然会让的智商变低啊。

        而引起这桩血案的原大导演,对此毫不知情。他正忙着和颜泽打擂台,颜建国去世后,他名下的三家公司全部由颜泽继承,但鼎天房产在他的打压下,最终还是被迫放弃了影视城的开发案。颜泽曾经向家里求助过,但是那边却没有给出回应,他揣测是因为舒锦的关系。

        jbf的情况很糟糕,艺人和经纪人都纷纷被挖角,公司形象大跌。但是东立却不肯就此收手,尽一切力量打压他们。颜泽最后还是回来主持大局,他的股份加上他父母留给他的那份,已经超过了百分五十一。

        颜泽也明白原韶景这是故意针对他的。但是他总不能跑到媒体面前说,他们其实是被原韶景设计陷害的,他们公司其实很清白。颜泽不得不承认,jbf真的清白不到哪里去,他们对艺人的确很苛刻,如果不是这次的负面新闻,他还不知道公司里存在这么多弊端。

        ……

        而另一个策划者——舒锦是从电视里知道颜泽回到jbf主持大局的。她被沈三这个土匪头子关在这里快四天了,期间她曾经试图与他沟通,但最后总是以沈三爆怒的关上门离开,并且扔下一句:什么时候你想清楚了,和那个小白脸断了关系,我就什么时候放你出来。

        舒锦是那种不能强迫的人,越是这么强硬地关着她,越会引得她反感。舒锦觉得沈三简直不可理喻,为什么她非要和唐尧断了关系?舒锦完全没想过造成这种后果,和她自己有很大的关系。当初是谁和唐尧扮演被棒打的鸳鸯,又是谁为了试探沈三对她的感情,哭着追问唐尧是不是不原谅她?

        沈三是信以为真了,将唐尧当成头号情敌,但是舒锦却似乎完全忘记了这茬子的事儿,毫不避嫌地和唐尧相处。经常一起吃饭,发短信聊天,最让沈三纠结的是舒锦会送礼物给唐尧,但是她从来没有送过东西给他。

        沈三憋得内伤啊,再看到那光盘,自然就爆发了!

        忠犬不是没有脾气的,何况是披着忠犬外衣的土匪头子。

        晚上吃饭的时候,沈三再次问她:“什么时候和唐尧断绝关系?”

        舒锦非常冷淡地反问:“什么时候你才不发疯。”

        沈三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眼神透着一点凶狠,可是忍耐了片刻,只是沉沉说道:“吃饭。”然后给舒锦夹了一筷子青菜。

        舒锦把菜拔到一旁,“我不喜欢青菜。”

        沈三忍了忍,把青菜夹回来,一口吃掉。见她没什么胃口的样子,就又忍不住问了:“你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去做。”

        舒锦懒懒地睨他一眼,语气冷冷淡淡的,带着说不出的讽刺:“真民主,犯人还有自主点餐的权利吗。”

        “谁教你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沈三心里也是憋着气,他威胁过,哄过,可是舒锦就是油盐不进,只想和小白脸去美国!他就是对她太好了,所以她才以为他是没脾气的,用完随手就能扔掉。

        舒锦懒得理他,放下筷子,直接上楼回房了。

        沈三“啪”的一声也放下筷子,气得眼睛充血,脸色难看得吓人。可是看到舒锦吃剩下的饭,又忙喊来厨师,吩咐他们熬点甜粥,过会儿送到舒锦房间去,并且交代一定要看着舒锦喝完。

        之后,沈三出门,找裴文四人出来喝酒。

        郑于提议找人干掉唐尧,被裴文用纸巾塞住了嘴巴,呜呜地喊个不停。陈京城身边围着几个穿高中制服的小姐,左拥右抱,好不快活。而唐明宇叹气地把郑于嘴巴里的那团纸斤拔出来:“你们都别闹了……”

        他话还没过完,就见郑于扑上去想去揍裴文,却被裴文一脚踩住。

        “他妹的,裴文你放开老子,有种单挑,偷袭算什么好汉啊!”郑于愤怒地大叫,“死眼镜娘娘腔满肚子坏水!”

        “嗯?再说一遍。”裴文低下头,笑盈盈地望住他。

        郑于委屈地滚地,“他妹的,让不让人活了,我老婆都被你吓跑了,现在还这么对我,简直就是人渣!”

        “那明摆着是个小骗子,见我识穿她的诡计,就跑了。”裴文把脚移开,优雅地喝口酒,“学什么不好,学沈三谈恋爱,回头有你受的。”

        “你才是骗子,你全家都是骗子!”郑于傲骄的炸毛了,一副想冲上他打架的暴躁样。

        唐明宇茫然中,问陈京国,“怎么回事啊?”

        陈京国忙着和制服少女调情,你一口我一口的喂酒,听到唐明宇的问题,把扑在他身上发嗲的女人推开,回答说:“我们郑少春心萌动,和沈三一样掉进了爱情这个旋涡里。但是裴文说,那个女孩子是骗子,和她说了几句话,就把那个女孩子给吓跑了,郑少找不着人,就成天和裴文吵来吵去,烦死了。”

        “裴文的话一定是对的。”唐明宇毫不质疑裴文的判断,然后也开始劝说暴躁中的郑于,“你别找那个女孩子了,还是听裴文的话。谈恋爱不好,很不好,你看看沈三,这都喝成什么样了。”

        郑于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在地上,和沈三坐一起喝闷酒。“都是裴文的错,是骗子又怎么样,我就是喜欢她。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假装不知道,高高兴兴地在一起多好啊,现在好了,人被你吓跑了,你赔我一个老婆。”

        郑于越说越伤心,又扑上去和裴文拼命,结果被裴文粗暴的一脚踢下去,滚到了沈三身上。苦闷又痛苦的沈三被他一撞,也暴躁了,和他滚到一起打架,这两人莫名其妙地打着架,那边一群女人开始喊助威、喊加油。

        裴文还是一副无关紧要的表情,有一口没一口的喝酒,也不管他们。

        陈京国开着麦,抱着一女的在唱歌。

        只有向来习惯当和事老的唐明宇在劝架:“你们别打了,哎,裴文你快点来我帮拉住他们啊。”去劝架的唐明宇,眼睛不知道被谁给打中了,疼得叫了一声,然后捂着眼睛退出了战场。

        “不用理他们,两个废物。”裴文鄙视道。

        “你他妹的才是废物。”正在干架的俩人忽然停下不打了,异口同声地朝裴文喊完,开始仰着脖子躺在地板上一起装死。如果忽略郑于脸上的痕迹,再忽略沈三身上被扯得乱七八糟的衣服,看起来真有点和谐的味道。

        紧跟着两个为情纠结的男人开始谈话。

        “阿九长得很漂亮啊,做饭又好吃,还会画画,嗯,还会写歌词。”郑少你那炫耀的语气是什么意思啊。

        “舒锦演技很厉害,以后一定是影后。还有舒锦喝醉的样子很可爱啊,乖乖的一点也不吵,可是她都现在都不肯喝酒了……”沈三的尾音带着遗憾,可是为什么听起来有点图谋不轨的味道啊?

        “阿九不见了,我找不到她……”郑少很忧伤。

        “舒锦要和小白脸去美国,她要甩掉我……”沈三很痛苦。

        郑少继续忧伤:“我知道她是骗我玩的,可是我不介意啊,但她还是走了。”

        “我知道她不喜欢我,但是我没要求她喜欢我,只要她肯乖乖待在我的身边,不管她要什么,我都给她……”

        裴文扶着额头,觉得这一幕真是惨不忍睹。

        “你们都出去,嘴巴紧点,出去不要乱说话。”裴文拿了一叠钱给围着陈京国坐着的制服少女,把人给打发走了。沈三和郑于这副样子,真不适合被人瞧见,传出去白白让人笑话。一个是小骗子,一只是小狐狸,偏偏把他们迷得失了心魄。

        陈京国没人陪,无聊地拉着唐明宇拼酒,裴文还是那副散漫的样子,躺在沙发里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酒。另外两人继续躺继续纠结,一会儿互相炫耀自己喜欢的人,一会儿又各自发泄自己的愤怒。

        喝到了大半夜,唐明宇先撑不住了:“散了散了,都三点多了。”

        于是还清醒的三人,扶着已经醉成烂泥的沈三和郑于离开了夜色酒吧。裴文和沈三顺路,送他回家;唐明宇送郑于回家,剩下的陈京国一见没他什么事了,把他们送到车上,就又回酒吧玩去了。

        裴文把沈三交给管家,就自个儿回家了。

        沈三醉得没有郑于那么厉害,在车上又吹了会儿冷风,到家就清醒了三分。喝了杯水,他就把老管家给打发去睡觉了。在客厅待了片刻,愈发纠结了起来,为什么舒锦要为了那个小白脸和他闹脾气?他就那么好吗?

        想了老半天,沈三就暴躁了。

        带着醉意闯进舒锦的房间,把她给摇醒了,把这个问题给问了一遍。舒锦睡得迷迷糊糊的,被这么一摇,醒是醒了,但却是被吓的,闻到沈三身上传来的酒味,气得一巴掌拍向他:“耍酒疯很了不起啊!”

        这巴掌可捅了马蜂窝,要是换平时沈三当是情趣,不疼不痒的。但是现在他醉了,只会直线思考——舒锦为了那个小白脸打我。

        沈三暴怒地扑倒舒锦:“那个小白脸哪里好了!”

        舒锦也气得炸毛,怒道:“不要什么事情都扯到唐尧身上,是你自己半夜发酒疯。滚开,不要压着我。”

        “不滚。”沈三格外的暴躁,“不许再提那个人的名字!”

        舒锦难受的皱起眉,就像被一只大型犬科动物压着,动都不能动。她怎么会知道沈三半夜的不睡觉,发什么疯啊。

        他俯下去亲舒锦的嘴唇,但是舒锦把头扭开,躲开他的亲吻。沈三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生气地转回她的脑袋,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粗鲁地撬开她的嘴巴,没头没脑地亲下去,把她的喘息都给堵在了喉咙里。

        沈三格外喜欢看舒锦这样子,隐忍而难堪,让人看着就血脉贲张。

        “滚开……我不想和你做……”舒锦用脚去踢沈三。

        沈三握住她的脚,一路亲吻上去。舒锦喜欢穿棉质的睡裙,穿起来方便,如果知道沈三会来夜袭,她一定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舒锦被他亲得有点痒,缩了缩脚,但沈三却握着不放。

        舒锦不喜欢这样,更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和他再次发生关系。上次是意外,但这次她清醒得很,醉的人却换成沈三。

        “舒锦……舒锦……”他喊着她的名字,暴躁而委屈,“不要走……”

        “不要借酒发疯。”舒锦冷冷地踢他一脚。

        沈三眼底充血,盯着她的脸:“没有借酒发疯。”看了好一会儿,把脸凑到她的面前,露出一个笑容,“我们来生宝宝,有了宝宝,你就不会跑掉了。”

        舒锦忍不住爆粗口!“谁给你出的破主意?”

        “没有谁,我自己想的。”沈三显然是醉的,但说话还是很清楚,“裴文送了我很多小说,书上说的,宝宝是终级秘密武器。”

        然后不等舒锦再次说话,就把她的睡裙给撕了,粗鲁地进入了她的身体。舒锦疼得冒冷汗,一口咬住他的手:“沈靖你他妈的死定了!”

        舒锦气疯了,不但直接喊了沈三的全名,还爆了粗口,足以见得她现在心情是多么糟糕。可是那个罪魁祸首却无辜地抱着她,委屈地蹭着她的脖子:“舒锦,不要走,我会对你好,比那个小白脸对你更好……”

        舒锦扭开脑袋,只想一掌拍死他。

        但是沈三不高兴了,又把她的脑袋转过来,让她的眼睛里只能看得到他,然后瞧了她一会儿,满意地亲了下去。从额头亲到她的锁骨,最后咬了一下,在她的锁骨处留下一个齿印。

        看着自己的杰作,沈三高兴了,又到处找地方盖章。舒锦被他咬得生疼,一掌拍了过去,结果手也被沈三给压住。沈三的力气极大,她的那点反抗和挣扎,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点情趣。

        但是他没轻没重地把舒锦折腾得惨了,从生理上,舒锦没有得到快感,嗯,或许是有那么一点吧,但是那点快感和得到的疼痛一比可以忽略了;从心理上,她对这场性爱是排斥的,是非自愿情况下发生的。

        所以当舒锦看着满足的睡过去的沈三时,气得脸色发白,狠狠地把人给踢下床去了,顺便抄起手边的装水的玻璃杯,直接砸了下去。

        第二天,沈三是被疼醒的,一摸脑袋湿漉漉的,全是血。躺在地板上努力地回想下,他才想起昨晚自己干了什么糊涂事。顺着这思路一猜,就明白脑袋上的洞肯定是舒锦砸的,该,真该。

        沈三爬起来,眼前一黑,差点给栽了下去。就算他身体再好,这流了一晚上的血,没死就已经是命大了。话说回来,舒锦下手还是一样的狠,怎么都不担心把他给砸死了?想到这里,沈三哀怨了。

        舒锦还在睡,露在被子外面那只手全是青青紫紫的齿痕,衬着她白皙的的肌肤,让人看着格外的血脉贲张。大概每个男人的骨子里都有那么一点嗜虐的因子,尤其想到舒锦这一身的痕迹都是他弄出来的,心情就格外的满足。

        但再一想,以舒锦的脾气,被他给强迫了肯定得记恨他。

        昨天舒锦好像爆粗口了?估计是气疯了。怎么办,以死谢罪吗?不行不行,他要是死了,舒锦和小白脸跑去美国,忒不划算了。

        又一想,昨晚做了那么多回,说不定舒锦的肚子里真的有宝宝了。如果有了宝宝的话,舒锦肯定会和他结婚的。——想到这,沈三忍不住笑起来。

        于是舒锦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只大狗蹲在她的床边,笑得格外傻。

        看到他的蠢样,舒锦的气又上来了!狠狠地踹了他一脚,然后拉高被子,把自己从头盖到尾,继续睡觉。

        沈三摇着尾巴,趴回她的床边,开始忏悔:“我昨天喝多了,你别生气……舒锦,你睡着了吗?你理我一下,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不我躺平不动给你出气。”不知道沈三脑补到什么情节,默默地流鼻血了。

        擦完鼻血,他继续忏悔,但是不管他说什么,舒锦都没有反应。沈三以为她是睡了,所以就毫无顾忌的说到“宝宝以后叫什么名字”的时候,被舒锦用台灯砸中了脑门,跟着被舒锦直接给赶了出去。

        管家一见沈三狼狈的样子,脑袋还冒着血,非常镇定的去打电话找医生。

        包扎完伤口,已经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舒锦没有下楼,她只提了一个要求,但是对她千衣百顺的沈三生气的拒绝了,因为舒锦唯一的要求是分手。沈三暴躁了纠结了痛苦了!但是他刚做错了事情,正心虚着,哪里敢对舒锦发脾气,于是只好躲出去了。见不到,就可以假装舒锦没说过那话。

        其实舒锦的意思并不是分手,虽然沈三强迫了她,但是她到目前为止还没到和他分手的念头。她的原话是:我们都需要冷静的空间,你关着我也没什么意思,等我从美国回来,我们再来谈谈。

        而沈三把她的话自动翻译为——我对你很失望,我们分手吧。我要和唐尧去美国生活,等你反省完了,我会找个时间和你谈谈。

        有时候狗血和误会就是这么简单就产生的。

        沈三一连五天没回家,舒锦气得炸毛了,本想趁沈三不在跑掉,但是守在门口的保镖太敬业了,哪里甩得掉。舒锦很暴躁,但是找不到沈三,总不能把气发在无辜的管家和佣人身上。

        沈三有一点所料无差,以舒锦的教养,她不会去为难佣人管家,哪怕是自己不喜欢的食物,她也会因为礼貌而默默吃下,不会让他们感到自己不受尊重。沈三喜欢舒锦,或许也正因为她的这种体贴。

        ……

        裴文四人听了沈三的遭遇,有落井下石的,有安慰的,但是一致认为,舒锦太暴力了,居然又把沈三的脑袋砸出两个洞,要是他们多相处几年,沈三还有命在吗?郑于直接说分手这个建议可以考虑考虑,结果被沈三抓着爆打了一顿,于是同样想说这话的唐明宇把话给咽回了肚子里。

        沈三在酒店住了一个礼拜,每天晚上等到舒锦睡了,就偷偷回家去看她。等到天快亮了,舒锦醒之前就赶紧溜走。如果舒锦某天晚上醒了,一定会被蹲在她床前看睡觉的大型犬科动物给吓坏了。

        大概就这么僵持了八九天,管家交给舒锦一张光盘。

        说是沈三派人送来的。

        舒锦在沈家的生活过得挺滋润,就是不能出门,每天厨房变得花样的做东西喂她。沈三虽然“离家出走”,但是三天两头送东西回来,有时候是难得一见的珠宝首饰,有时候是街边可爱的小玩意,或者是一本书,一块蛋糕……只要他看到,觉得舒锦会喜欢的东西,全部一股脑地买下来送来给舒锦。

        舒锦虽然气他,但是被沈三小心翼翼地讨好着,气也渐渐消了大半,想着等沈三回来,和他好好谈一谈。她算是想明白了,沈三总是吃唐尧的醋,那是因为没和沈三解释清楚,她和唐尧纯粹只是朋友。如果还是反对她和唐尧一起走,那她就换个地方度假,但是和唐尧绝交这种幼稚的要求,她是决定不会答应的。

        舒锦接过光盘,拿到放映厅去看片。

        大概是谁向沈三的推荐电影吧。舒锦这样想道。

        画面很差,晃动得很厉害,过了一会儿,屏幕中的场景才渐渐清晰起来,隐约是宾馆的样子,然后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后背,以及一个女人娇媚的呻吟,涂着美丽图案的手指抱着男人的脖子,亲密而享受一般。

        舒锦呆了呆:“沈三买错片了吗?看起来像av。”

        正要把光碟退出来,但却又顿住了——av里的男主角是唐尧,而发出甜腻的呻吟的女主角赫然是苏紫涵。舒锦呆楞住,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屏幕,苏紫涵大声的喊着唐尧的名字,镜头前,她的表情非常享受。

        舒锦猛地回过神,把这张光盘退了出来。

        屏幕重新变成一片黑暗。

        怎么回事?为什么唐尧会和苏紫涵扯到一块去了?沈三送这张光碟给她是什么意思?他设计了唐尧?除了这个可能性,舒锦想不出其他。不久前唐尧才向她告白,不可能转身就和苏紫涵上床。

        为了确认唐尧是不是被下药,舒锦重新把光碟放进去看一遍。

        ……

        从放映室出来的时候,舒锦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想到某种可能性,喊来管家去帮她买报纸、杂志。在等报纸杂志的过程中,舒锦打开了电视,她很久没有看过电视了,调到娱乐频道,正在播放的赫然是唐尧的诽闻。

        致命的丑闻。

        报道细说到唐尧当初在jbf为了上位,曾经被潜规则,这次jbf被人曝光,他们的黑色名单也有他的名字。某高层承认,当初唐尧在他们的安排下,被一个富商包养过半年,但是现在他们有没有联系,公司并不知情。

        而夏莲生也受到了牵连,他本身诽闻就多,这次被打上“潜规则”等敏感的字眼,也陷到了困境中。报道里还提到,他们的人气下跌很多,原定的演唱会已经被取消,而几家大牌子的广告也在第一时间和他们解约。

        唐尧和夏莲生在第一时间声援赵雪,被jbf记恨上是肯定的事情,但是他们现在是东立重点保护的艺人,jbf要动他们也得掂量着。报道将唐尧塑造名利攻心的丑角,和唐尧之前走的健康自然的路线完全违背了。

        “沈靖!”舒锦气得脸色发白。

        jbf自顾不暇,不会吃力不讨好地去对付他们,而唐尧本身在圈里的人缘好得出奇,唯一有理由有能力整他们的只有沈三。

        舒锦想过沈三会对唐尧下手,但是没想过他会连夏莲生也一起陷害,而且做得这么光明正大。他用了这么一种强硬的方式告诉她——他舍不得动她,但是他有一万种办法让她对他服软。他的权势就是最好的攻击武器。

        管家派人买来了报纸,舒锦翻开娱乐版,毫无意外全部是唐尧和夏莲生的负面新闻。又翻了两页杂志,看到一篇报道,瞬间呆楞住。脸色瞬间转为苍白,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手指颤抖了几下,杂志啪地一声掉到地上。

        管家见她这副样子,慌了神,赶紧跑去打电话给沈三。

        沈三犹豫了老半天,还是决定暂时先不回去。

        他当然知道舒锦现在是在气头上,他不想和舒锦吵架,吵架多伤感情。他只是想让舒锦知道,他舍不得对付她,但是可以对付她喜欢的人、她的朋友,如果她还只执意要和唐尧去美国,他自然还有其他的手段。

        但是沈三也坐立难安,担心舒锦气病了,担心舒锦气得吃不下饭,一颗心全扑在舒锦的身上。而裴文知道沈三做的这些事后,无语了老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劝他了,他敢打赌,舒锦这次和沈三分手是分定了。

        你说你对唐尧出手好歹有点理由,可是怎么把夏莲生也给捎上了?舒锦和夏莲生那是什么关系,舒锦落难的时候,敢出来和媒体呛声,敢和徐曼云直接吵上的人就只有夏莲生一人。

        夏莲生在舒锦心里的位置,绝对排得上第一。裴文觉得自己把这些话讲给沈三听,他也听不进去,他的脑子里根本就只装了舒锦,此外都是无关紧要的,或许还会觉得自己做得太对,直接攻击舒锦重要的朋友,才能让她乖乖就范。

        可是,舒锦那是普通人吗?会因为这么狗血的理由跟他服软,答应从此乖乖地留在他的身边吗?沈三你丫的看多小说吧。

        ……军师大人啊,他看的小说还不是你提供的。

        倒是郑于知道后,觉得沈三太有魄力了,兴奋的表示要开庆祝会,“这下舒锦肯定没招了,沈三出手了,她肯定该吓乖了。”

        陈京国跟着附和:“以后肯定不敢再和沈三闹了。”

        唐明宇倒是和裴文想得差不多,能把沈三脑袋当球砸的舒锦,她的反应能和普通人一样吗?他想了想,不无忧心地说:“回头要是舒锦把沈三给砍了怎么办?要不要打个电话给管家,把凶器什么的收起来。”

        陈京国和郑于同时回想起当初舒锦一脚踩着沈三、手上拿着刀子削苹果的场景,脖颈后面一冷,纷纷道:“必须的!”

        裴文扶着额头想,为什么他会认识这么一群白痴的狐朋狗友?

        ……

        到了第三天,沈三接到管家的电话。舒锦病了,高烧不退,人已经起不了床,病得迷迷糊糊的。医生已经来看过了,挂了输液,但烧还没退。还有,舒锦清醒了一段时间,留了一句话给他。

        再不滚回来,就等着给我收尸。

        ——舒锦是这么说的。

        舒锦有没有被他的坏招吓到,这还是未知数,但是沈三先被舒锦给吓到了,一接到这电话就慌忙地赶了回去。急吼吼地冲到舒锦的房间,一见着昏睡中的舒锦就心疼得不行,扑上去,喊得那叫深情啊!

        “舒锦,醒醒。”

        舒锦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嘴唇甚至没有半分血色,她清瘦了许多,以前稍稍圆润的下巴都变得尖细,包裹在被子里,看起来小小的一只,就像是娇贵而柔弱的幼兽,看人看着心疼得紧。

        舒锦并没有睡得很沉,沈三一进来,她就知道了。

        “我当沈老板要这么躲一辈子。”她睁开眼睛,冷冷地看着他。

        沈三对舒锦的心疼,那可是一点也不掺假啊,这会儿见舒锦苍白虚弱成这副样子,就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见舒锦发话了,忙陪着笑脸说:“哪能啊,我躲谁也不会躲你,我那不是忙吗。”

        “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她直接问道。

        沈三开始装傻了。现在舒锦病着,他不能和她发脾气,可是要他放她走,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喝水吗?口渴不渴,他们是怎么照顾你的,好好的一人怎么就病了。”他忙转移了话题。

        舒锦不为所动,冷冷淡淡地继续问:“什么时候放我走?”

        “我也不想关着你,惹你不高兴。等你和那个小白脸明星断绝了,保证以后乖乖留在我身边,我就让你出去。”沈三边说着,边抓起她的手亲下去,粗鲁地在她的手上留下深深浅浅的咬痕。

        舒锦闭了闭眼,抽回手,然后睁开眼睛望住他,平静而认真地说:“沈三,我们分手吧。”

        沈三神情微变,这是舒锦第一次如此直接的说出“分手”这两个字。

        “我不会和你分手,你死心吧!”他沉声回答道。

        但舒锦这回是铁了心要分手,和先前沈三闹脾气吵架的模式是不一样的。在知道沈三对唐尧和夏莲生下黑手之前,她并没有想过和沈三分开,就像沈三说的,这个世上不会有人比他更爱她。

        她或许没有对沈三产生爱意这类的东西,但她是不愿意见到沈三伤心,所以她决定去正视他们之间的感情,去理清她对他的感情。但是沈三这次错得太离谱了,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了?是不是只要她不听话,他就要每次都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她?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我只是要告诉你,我的决定是什么。”舒锦费力地坐起来,沈三忙帮她拿了个枕头放在背后垫着,“虽然这不是一个好时机,但是我们真的该谈谈了。”

        沈三阴着脸,他压根不想和舒锦谈什么。

        “你从来没有问我过我,我到底喜不喜欢你,愿不愿意和你在一起……这是因为你足够强大了,你只要保证在你做出决定的时候,我无力反抗,你就不需要去担心什么。”舒锦不等他回答,继续道,“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要美国的?我和唐尧谈话的时候,并没有第三者在场。”

        “我没有派人跟踪你。”沈三忙解释,“有人寄了一张光盘给我。”

        “好吧,你没有,但这不是重点。”舒锦似乎很累,声音也低了下去,“这些年,我吃的苦够多了,颜建国没死之前,我总是被噩梦纠缠;他死了,我还是一样被噩梦纠缠。为了报仇,我害了很多无辜的人……”

        有时候,她总是恍惚的觉得,她已经变成了一个陌生得自己都害怕的人,看着镜子,却认不出镜子里的人是谁……想到那些无辜的艺人,被她卷进这场恩怨当中的无辜人,她就彻夜难眠。

        现在轮到了唐尧和夏莲生。

        他们是她最亲近的朋友,在她被那些噩梦纠缠的时候,只有他们能够带给她平静。但是他们现在也被她设的局给连累了,虽然是沈三下的黑手,但是jbf现在的负面名声却是她一手造成的。

        为此她愈发的痛苦,她知道自己在钻牛角尖,走进了一条死胡同里,但是她没办法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那些因,是她种下,但是那些果应在了唐尧和夏莲生的身上,哪怕是应在她的身上,她也不会如此痛苦难当。

        沈三弄不懂她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紧紧地拧起眉:“你不就是把他们干过的事情捅给媒记吗?这有什么好纠结的,老子手上沾了多少人的血,晚上从来没有做过噩梦。”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的煞气重,你跟着我,晚上就不会做噩梦了,要是还做噩梦,把我喊醒,我陪你说话。”

        舒锦苦笑:“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是在谈分手,哪里有什么以后。”

        “我还没答应。”沈三闷声道。

        “我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很累,很想离开岚岛市这个地方,到一个清净的地方休息。这些年,我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安稳的觉,和你在一起之后,你带给我的压力更是难以想象的巨大。”舒锦靠在床头,素白的脸容非常的怠倦而冷漠,那种坚定的冷漠让沈三恐惧。

        “……”沈三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给了她压力,他对她那么小心了。

        “我会想,什么时候我会惹你不高兴,你不高兴会拿我的朋友开刀,我会给我的朋友带来伤害……沈三,我们并不适合在一起。”舒锦深深吸了口气,“你的独占欲和强势让我不安,我不想我以后的生活都要提心吊胆……”

        沈三有点慌神,连忙解释:“我会改。你不喜欢的事情,我就不做!”

        “你已经足够强大了,所以你不懂。”舒锦平静地看着他,“颜建国想和我父亲一起死,因为他喜欢我母亲。我母亲自杀,是因为她太爱我父亲。爱得深,就变成了一种可怕的执念。我总是忍不住想,如果有天我离开你,你会怎么做……现在我知道答案了,你会关着我,会对我朋友出手,用他们来胁迫我。”

        沈三的脸色非常难看,他的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耳朵里轰隆隆地响,让他无法将舒锦的声音听得真切。沈三的脾气并不好,这个时候,他如果暴躁地咆哮才是正常的反应,可是这样一语不发,简直就像是被打击过了头,连伤心和愤怒的情绪都无法表达了。事实上,也的确是被刺激过头了。

        舒锦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了,他不能再装傻。

        “你生气,因为我对唐尧和夏莲生下手,我马上让人帮他们澄清。”沈三干巴巴地说着,“你别气,我发誓以后不会再做这些混帐的事情,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你想去美国,我陪你一起去……”

        “沈靖,我们分手吧。”她打断了他的话。

        沈三的手握了握,他摸摸她的脸,沉默了许久,才哑着声音说:“只有这件事情不行,哪怕你要我的命,我也不会迟疑。但是分手不行。”

        那天的谈话之后,又过去了一个礼拜,舒锦的病一直没大好,反反复复,简直就像在折磨沈三。她睡着的时候还好,还能给她挂上输液,但是清醒的时候就不配合了,医生和看护又不敢下手重,哪里能顺利扎针啊。

        舒锦强硬地表达了一个意思——不让她离开就让她这么病死好了。

        舒锦高烧不退,这么闹腾了一个礼拜就给转成肺炎了。沈三心疼得不行,可是想到妥协的后果就是分手,就是以后再也见不到舒锦了,就是舒锦和小白脸去美国逍遥,他就坚决狠下心肠,把人给送到医院里治疗。

        裴文来看了一次,舒锦烧得迷糊,并不知道他来过。

        他听了舒锦对沈三说的话,想了一下,和他分析道:“其实我觉得小美人这纯粹是心病给闹的。她这些年过得真称不上好,每天就惦记着她的仇恨,现在仇人翘辫子了,但是她又惦记上被她无辜祸害到的人。还有你这么强逼着她,而且又连累到她的朋友,她这心里头想不开,病能好吗?”

        沈三听得一楞一楞的,“我不知道她心里头藏了这么多事。”

        “她不都和你说了吗?你就不能稍微想下那些话是什么意思?”裴文又说,“小美人是没安全感的人,你不想想,她父母是怎么死的,她的奶奶是怎么对她的,而你呢?强大到可以任意支配她的命运,这次的事情就是一个导火线,她看明白以后如果惹到你,你会怎么对付她,她明白了之后就更加不安……可能之前小美人并没有想到分手,不然你关了她那么多天,也没见她做出什么事情。”

        “你想得太复杂,舒锦只是气我对她的朋友出手,我已经让人去澄清了,舒锦看到电视,就会原谅我。”沈三不肯承认裴文的话。

        “可是关键是,小美人不会再相信你。”裴文一针见血道。

        沈三很纠结很痛苦:“你有什么办法?”

        “就让她走吧,可能过个一年半载她想开了,得到她想要的平静,那个时候你再出现追她,说不定就能happyend。”裴文很真诚地建议。

        沈三显然很不喜欢这个建议,神情阴郁,“更有可能是悲剧,要是她跟着那个小白脸跑了,抓不回来了怎么办。”

        “好吧,我只是建议而已。”裴文摇摇头。

        裴文探病完的那个晚上,舒锦住进了加护病房,谁也没想到一场普通的高烧会变得这么棘手。舒锦完全不配合,只要是清醒着,她就会把针拔掉,不管医生怎么义正言辞地教训她,不该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舒锦就是不理,睁着一双眼睛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安静得像个垂死的病人。

        沈三弄不懂舒锦的心思,他想讨好她,让她高兴,可是她已经把他排斥在她的世界之外。每次想到这,沈三都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

        最后妥协的人是沈三,因为舒锦能对自己狠心,但是沈三没办法对她狠心。他舍不得让舒锦吃一点苦,他只想让她每天都高高兴兴的。

        沈三的妥协,也有部分是外因。

        赵雪死了。沈三刚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很茫然。这谁啊,裴文干吗没事特意打电话给他说这么不吉利的事情。

        裴文就细细地解释:“她是jbf捧出来的歌后,也是无辜的受害者之一。她为了博一博,公开了jbf对她做过的事情,结果就被公司封杀了。听说她家里人欠了不少债,她没工作做,被逼得无路可走就自杀了。”

        沈三马上意识到赵雪的自杀会给舒锦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这事不能让舒锦知道。”

        “她估计早知道了。”裴文猜测道,“这事是大半个月前发生的,电视杂志报纸的头条新闻全是这个,她能看到唐尧夏莲生的负面新闻,怎么会看不到赵雪自杀的报道……说不定她这次生病,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这个。”

        舒锦本来就因为连累那些艺人而内疚,现在赵雪的死,她不是更痛苦?沈三越想越心惊,舒锦那种性格的人,以命偿命也不是做不出来。想到她总是动也不动地看着天花板,那种平静而冷漠的神情,他隐隐不安起来。

        这个时候他仍然抱着希望,他不想和舒锦分手。想到舒锦会扔下他,和那个叫做唐尧的明星去美国,光是这样想着就能逼疯他。沈三觉得,自己没办法做到这样就放手,他疯了才会让她走。

        如果没有看到她的眼泪的话,或许他真的可以狠心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