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k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混在综武当捕神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南迁

第二百三十三章 南迁

        大年十八。

        乾清宫。

        站在宫殿外边的太监一个个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身体朝着角落里缩,生怕被乾清宫里面的人注意到。

        听着里面传来暴躁的声音,他们更是低下了头,装起了鸵鸟。

        “太傅,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皇帝在那里来回踱步,脸上的气愤之色,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只是有的人敢看,比如诸葛正我,有的人不敢看,比如展红绫。

        “陆诚前脚走,护龙山庄一家子便举家南迁,他们眼里还有朕吗?”

        “朕在他们心里,一点地位都没有吧!”

        如此话语,在这皇宫里也只有皇帝自己能说。便是诸葛正我听到皇帝说的,也不敢多说什么。

        又过了好久,皇帝发泄过后,看起来心情略好了一些,诸葛正我这才说道:“陛下,护龙山庄南迁是有另外的原因。”

        皇帝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不满,说道:“太傅有话直说,朕听着呢!”

        有话快点说,不要给护龙山庄求情,朕不想听。

        “陛下,在元宵节哪天,臣其实感觉到了护龙山庄的气氛不对,正要赶过去的时候,被一个人拦住了!”

        “谁人敢拦住太傅,难不成是不想活了?”哪怕知道诸葛正我是在讲述当天的事情,皇帝也是忍不住升起了兴趣。

        诸葛正我自嘲一笑,道:“陛下太看的起臣了,来的这人是和臣同等境界的高手,实力深不可测,若是臣和他在京城动手,定然会对京城造成大的破坏,即便是如此,臣也不敢说战而胜之。”

        “什么人?这么厉害?”刚才皇帝还能当故事听,可知道这人厉害后,那就不能淡定了。

        诸葛正我如今是他的护身符,若是诸葛正我不是对手,他岂不是危险了。

        “幽冥教,钟馗!”

        “幽冥教,什么教派,朕怎么没有听过?”皇帝想了想,发现自己对于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印象,不由看向了一边的展红绫。

        见到皇帝看自己,展红绫连忙回答:“陛下,六扇门对于幽冥教的记载,是百年前朝廷曾经出兵剿灭,并没有六扇门的支援记录。”

        朝廷出兵?

        深知朝廷如何办事的皇帝,忍不住皱起眉头。

        若是天灾人祸,边关防御,六部官员都会齐心协力来办事,少有人敢阻止这样的事情。可幽冥教这样的江湖组织,朝廷居然派兵剿灭,这需要皇帝对朝廷有很大的掌控力。

        “时间发生在那一年?”

        “具体不知,大约是在成祖年间。”

        成祖?

        永乐帝?

        如果是他的话,想要对江湖教派出手,倒也有这个威望。只是永乐帝是皇帝,这幽冥教究竟有什么事情惹怒了他,让他不得不出手呢?

        “好了,我知道了!”

        皇帝无力的摆摆手,这件事涉及的水太深,他需要好好思量一下。至于陆诚把家人带到江南,他也懒得管了。

        “展红绫,你先退下吧!”

        ……

        武当山、紫霄宫。

        玉虚老道懒洋洋的坐在那里,老工具人冲虚站在那里,有些不耐烦的看着他。

        “师兄,我刚突破境界,还需要稳固个十年八年的,没事那就不要喊我了。”

        工具人,俺冲虚早就不当了。

        “哦,捕神一家子大大小小的都来了,你作为熟人,不该去看看吗?”玉虚笑眯眯的看着他,笑的就像是一只老狐狸。

        “捕神,他来了?”

        冲虚掐指一算,“如今还没有出正月,他带着一家子来武当山上香,你这做掌门的也不下去迎接。”

        前面说武当山封山,只是不再与江湖来往。

        作为中原名山之一,每年都会有不少香客上山敬香,若是真的封山不见客,武当山根本没有办法维持正常的运转。

        “若是上香,他们早就上来了。”玉虚伸手挠挠脚心,随后拿起手轻轻闻了闻,似乎是味道有些冲,他朝着冲虚招招手,示意冲虚过来。

        “怎么……我去!”

        冲虚上前,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玉虚老道拿着自己的衣服擦了擦手,气的直接爆出口。

        “哎呀,都是师兄弟,不要这么见外吗!”

        玉虚笑眯眯的把冲虚推开,“我没有感觉到捕神的存在,而门人禀告做主的也是他夫人慕容仙,如今这些人在山下小镇住着,你若是没事,便过去看看吧!”

        “我能不去吗?”

        冲虚看看自己的道袍,眼神闪过一抹嫌弃。

        即便是他没有洁癖,也是被玉虚这个动作恶心的够呛。

        “你觉得呢?”玉虚反问道。

        我觉得可以!

        冲虚很想这样说,可话到了嘴边,他只能乖巧的咽回去,对着玉虚翻了一个白眼,道:“行,我知道了。”

        “好了,你可以滚蛋了!”

        冲虚带着满肚子的怨气,离开了紫霄宫。

        ‘总有一天,我要推翻你无量师兄的统治,让武当重新走上正规。’

        离开的时候,冲虚心里默默发下了誓言。

        ‘啪!’

        一个脑瓜崩落在玉虚老道头上。

        “看冲虚这样,想来对你怨气颇深,若是给他一个机会,你这老小子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张三丰笑眯眯的出现在玉虚身旁,刚才那个脑瓜崩,就是他给玉虚的见面礼。

        这就是来自祖师爱的脑瓜崩。

        玉虚心里默默回应:‘这还不是上行下效,你这祖师为老不尊,我这都是像你学习的。’

        心里这样想,他嘴上却开口道:“祖师日理万机,怎么有闲暇来看我,难道是有什么好处想起我这个受苦受累的武当掌门了吗?”

        “本祖师可没有日理万机,只是神游天外,感受这天地的变化。好处不好处的暂且不说,你说自己受苦受累,我怎么看着这受苦受累的是冲虚,而不是你啊!”

        “祖师,人分三种,劳心,劳智,劳力,我这是劳心,看着是位置最好,其实压力最大,想的最多,为了武当的发展,我是夜不能寐,思之惶恐啊!”

        呵呵!

        厚脸皮。

        祖孙两个在这里说笑一番,感情也愈发亲近。

        “侠客岛现世,可有使者来武当邀请年轻人过去?”

        “回祖师,有您在,便是给侠客岛一个胆子,也不敢来这里撒野。”

        张三丰摇摇头,眼神带着一抹怀念,“侠客岛也不能说不好,那里天材地宝,神功秘籍比比皆是,天地元气也比中原充足,唯一的不好,便是那里竞争不激烈。”

        有些人喜欢和睦,有些人喜欢争斗,张三丰能咸鱼这么多年,可见他不是喜欢争斗的人。他之所以没有去侠客岛,是因为他感觉那里不像是江湖。

        什么是江湖?

        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莽夫,有君子一诺千金不换的侠客,有阴险狡诈只为利益的小人,各型各色,心性不一的人聚在一起,这才是江湖。

        若是离开了争斗,大家都是其乐融融的,反而会让江湖失去活力。

        那样的江湖固然美好,却像是一潭死水,没有办法培养出真正的强者。

        “陆诚小子把妻儿老小全送到这里来,肯定是京城那边出事了,你派人了解一下什么事情?”

        “是!”

        回应一句,看着张三丰愈发淡薄的身影,玉虚老道连忙叫喊:“师祖留步,我还有话要问师祖?”

        “什么事?”

        变得透明的张三丰,没有半分不耐,对着玉虚问道。

        “师祖,根据弟子的了解,少林寺最近变得金碧辉煌,在某些时候会有佛光呈现,所有沐浴佛光的信徒,身上的疾病消失,有年长者更是变得年轻,弟子不知这件事是真是假?”

        “有这样的传闻?”张三丰的身体变得凝实,眉头看起来多了几道皱纹。

        “我让普通弟子和那些香客聊过,传得沸沸扬扬,应该有真迹。以祖师的手段,能做到这样的事情吗?”

        这个问题很不礼貌,可玉虚还是问了出来。

        在他心里,张三丰学究天人,神仙在世,若是他都做不到,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其他人能做到了。

        “佛门常说肉身是皮囊,可他们却对皮囊重视万分。你说的返老还童,疾病自消的事情,老道我倒是能做到,只是这样做有些违逆自然,不愿为也!”张三丰走到紫霄宫门口,眺望远处的天空。

        “玉虚,身体疾病自消,以你的境界若是能通晓五行,也能做到,不过返老还童这个事情,比较麻烦一些。”

        “请师祖指点!”玉虚恭敬道。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体内的养分会逐渐流逝。比如说年老的人,体重大部分会轻下来,因为他们的骨骼也不如年轻人那么壮实。让人返老还童,其实是一种刺激人体机能的烈性手段,在这样的结果下,原本还能活十年的人,最后只能活一年多,便会暴毙而亡。”

        “如此手段,不是魔门的吗?”玉虚不敢相信道。

        “什么是正,什么是魔?”

        “玉虚你执迷与正魔之分本就落了下乘,魔门有天魔解体,我武当也有天地同寿,以此武功论,我们武当难道也是魔门吗?”

        “弟子受教!”

        “你们啊!都是受到江湖影响太深,总认为自己是正,别人是魔,非要打个你死我活,最后死伤惨重,都是苦命人啊!”

        “师祖,魔教之人杀戮过重,本就有伤天和,若是不绞灭,如何维护武林正道。”

        “我不是说除魔的事情是错,而是说你们的思想有问题,难道只有魔教之人做错事要铲除,难道我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做错事情,就不能动手吗?人分好人坏人,事分好事坏事,这就已经够了,没有必要一定执迷于正魔之见,明白吗?”

        “原来如此!”玉虚有些恍惚,通过张三丰的提点,他隐约明白一些事情。

        “玉虚,你看这棵树!”张三丰指着一颗叶子已经完全掉落的栎树,对着玉虚说道。

        玉虚抬头看去,只见那树木枝叶繁茂,若是在夏季,定能为不少人遮挡阳光。如今处于冬季,这棵树的样子光秃秃的,看起来也不美丽。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万事万物不过生死轮回。很多事情不要太执着,让自己的心胸开朗一些,也许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呼……’

        挥袖。

        一股微风轻轻的落在栎树上。

        玉虚凝神看去,只见那树像是从沉睡中醒来,大大小小的枝丫开始长出叶子,树枝也变得充满了活力。

        这可是冬天啊。

        树木沉睡的季节,这手段……

        神仙吗?

        “树木可以轮转不息存在百年,千年,可人却只能活百年,武者因为身体强健,身上拥有的养分也远超常人,所以武者看起来要比普通人衰老的慢。而普通人只靠着饮食的补给,无法从天地元气中获得能量的补给,强行恢复青春,只是竭泽而渔,提前消耗身体的潜力罢了。”

        “我明白了!”

        见到张三丰用实际手段说明,玉虚终于百分百的相信了。

        而他也想到了一个问题。

        “师祖,若是少林真的有让人返老还童的手段,那岂不是说这人的境界已经超过了我,难道他达到了陆地神仙之境?”

        张三丰迟疑片刻,最后摇摇头。

        “这个我也不知。”

        “说起来我已经在武当山待了百年,从来没有下过武当山,自然也无法知道少林寺有什么厉害的人物现世。”

        “不过在我的记忆中,少林是没有陆地神仙的。”

        说完这话,张三丰随风飘散,失去了踪影。

        玉虚看着自家祖师潇洒离开,略一凝眉,随后想到了最后一句话。

        百年前少林没有陆地神仙,那么在这封天的百年间,少林会有人突破吗?

        不太可能。

        达到天象境之后,想要领悟陆地神仙的境界,需要海量的元气支持,若是没有这些,只是依靠自己的大脑空想是不会有效果的。

        所以在封天之后,各门派的人都会保留一部分先天宗师,剩下的都陷入了沉睡,减少对天地元气的损耗,同样也是保留自身的生机,让自己活得时间更长一些。

        “若是少林有手段能在梦中修炼那也就罢了,若是不能的话,那少林如今的行为,可就太有猫腻了!”

        “不是陆地神仙,却拥有陆地神仙的手段,是什么原因呢?”

        玉虚望向北方,久久不能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