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k小说 - 武侠修真 - 巡天妖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一计两桃三士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一计两桃三士

        巡天妖捕正文卷第一千零八十七章一计两桃三士“襄州地运充盈,最适修行。正因如此,当初圣皇闭关、藏经、生息之处皆在此地。而今,圣皇洞、太一阁、长生殿纷集襄州,三足而鼎各不相让。我等只需一计两桃三士,便可破之!”

        梅相自然知其用意,微微一点头道:“那又以何为桃?”

        唐仲应不答反问道:“梅相可还记得,锁在襄州九离封天大阵中的可是那一尊魔怪么?”

        “阴阳双生藤!”梅相未等应声,黑袍魁首大胡子接言回道。

        “不错!”唐仲应说道:“当初,圣皇自天外猎回九大天魔,令道阵司布下九离封天大阵,分别囚在九州各地。被困在襄州的魔怪正是阴阳双生腾!”

        “以魔化灵,灵聚而运升。自此九州气运息息不止,万古而永生!可这双生腾却是阴阳同体,一分两枝,正因如此,襄州才别与他处,共有两处福缘圣地。圣皇在时,这两处圣地分别是闭关修炼之所、生息吐纳之地。也就是圣皇洞和长生殿……”

        “哦?”听闻至此,梅相已然醒悟,一脸吃惊道:“你想破开九离大阵的封印,放出阴阳双生藤?从而令圣皇洞的童子、太一阁的学究、长生殿的阉党们乱起纷争?最终……三逐其一?!”

        “正是!”唐仲应点头应道。

        “唐仲应!”阴魂百官中,一个弯腰驼背满脸黑斑的老者怒喝而出,厉声叫道:“你可知若行此计,可要害了多少生灵?!那魔腾又是何等凶厉?当初镇压时,一个不慎曾被它逃出一枝,当即河枯十九,残民百万!道阵司接连损落四位入道境都未制得住,最后还是圣皇命征北大帅亲临襄州,这才好不容易降服!”

        “如今,你却要解开封印放出凶魔!且不论成败与否,那襄州上下又要亡死多少百姓?这天下若是都按你这等恶毒之法来救,怕是不要也罢!”

        唐仲应微微一笑道:“老祭酒,我知道你的家眷老小都在襄州。可此时天下危亡,正处九州通衢的襄州又岂能幸免?即便我不放出凶魔,三势相争也必生乱象!以您老所见,能在危亡之际救民于水火的是那群惟利是图的阉党,还是日日居心叵测的老鬼?或者……是那帮一心只为修计,两眼不见人生死的道奴?”

        “天下天下,襄州再大仅为其一!舍襄州亡而成天下安,任一代死而世世生!若天下肆乱,常残千年,又该有多少百姓冤身枉死?又该有多少生灵枯困九泉?若是由此一统江山,安平千万年,又是一番何等景象?这其中到底利弊如何,想必您老也比下官更会算些!”

        “你……你!”那老者一听此言既急又气却又无言以对,身子一颤险些晕倒,幸有旁人急忙扶了住。

        唐仲应继续说道:“那阴阳双腾虽是极为凶厉,可以三家之力也并非不可一战!只是单独一家难以成事罢了!如此一来,那襄州之地不外三种结果:其一,三家联手,重封凶魔。其后势力最弱者被逐出襄州,另外两家重伤之下也仅能自报再也无力与我等鹿鼎天下。”

        “其二,三家皆望风而逃,任由凶魔肆虐。三家若离根基不存,同样也无半点逐天之力。而襄州一时无主,仅余凶魔而已,待我等平定天下之后,再助道阵司铸印囚封便是。”

        “其三,两家联手,镇压凶魔。其后不管另外一家是否暗中出手,最后又是哪家败出。其之结果若然同一,我等只需坐收渔利便是!”

        “剩下两家余力若强,可同青城、天京一般,划地八百永封自制。若都奄奄一息,自可一荡平之!自此襄州可定矣!”

        “至于云州,倒是更为简单!云州之北乃是蛮族故地,虽早被圣皇收复,可却一直怀有不臣之心。我等可与之隔山画界任其独去。待有强时,随时毁约收回便是!”

        “若蛮族想要趁乱一举侵吞云州,也是有心无力!青丘、紫云这两大妖族早与南海诸妖断续绝交,即为异类也绝不敢与整个人族为敌。驻在北地,挡住蛮族却还绰绰有余!圣皇在时,对这两大妖族甚有恩惠,我等只需微加礼遇,往来有使便可!如此,云州可安!”

        “综上两计:无论是与僧一席,还是与蛮分天,全为暂且权宜之计。一待天下有定时,席无好宴,处处毒刀,天无好景,雷雨冰雹!管他是僧是蛮一概屠光灭尽以除后患!”

        “那京、襄之地,门外之封也尽是缓兵之策伪虚之谋!若有盛时,同起操刀一剑而斩!管他什么圣皇洞,还是太一阁、长生殿统统一并全消!”

        “天下虽大,岂容半寸不封不地!万民虽众,何忍一干不臣之修?!”

        “地可先失而永得,人可先友而绝杀!”

        此言一出,满殿哗然!

        大殿上下一众阴魂立时议论纷纷吵闹不休。

        就连端坐在正中龙椅上的林季也不禁甚为惊然!

        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名为唐仲应的家伙!

        说他是智将吧,可这先后两计,都是失地弃民,置国统民生于不顾!

        说这是蠢计吧,却又最终可胜,无论怎么看来,都是当下最应之策!

        不计一城一地乃至一州之得失!

        不计一生一死乃至一朝之民生!

        既阴狠毒辣决然不悔,却又千般适用万般当行!

        眼前此景乃是发生在整整八千多年前,圣皇无故失踪之后。

        以后世所见来看,唐仲应这两计确在当时全都一并施行了。

        天京城、青城山等处的确划封八百里,不受朝廷管辖。

        襄州之地,被三圣洞,太一门所占据——由此看来,长生殿就是那一场劫难中被逐出的落败者,只是不知道他们当初面对阴阳双生藤时所选的是哪种方案。

        蛮族自九州分出,回落极北。

        佛宗占据了维州,而且九州上下的确藏有不少古寺巨佛。

        唯一不同的是……

        在唐仲应的计划中,本是新朝发源之地的青、兖两州早已沦为妖鬼祟生的不毛之地!

        此前所知,早在大秦一统之前整整数千年,九州之内并无一统皇朝。

        再往前溯八千年,才有圣皇传说。

        可这决定后世整整数千年天下格局的唐仲应殿前献计,乃至这个本应大笔特书的新朝却在历史长河以及口口相传中毫无半点踪影!

        这其中到底又发生了什么?

        “唐侍郎。”一脸大胡子的黑袍魁首,率先从纷纷议论中醒过神儿来,甚是奇怪的问道:“你方才所说应此当下大势献有三计,那最后一计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