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k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在线阅读 - 第198章 我,看不上他

第198章 我,看不上他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朱瞻墡的战船群便率先行驶离开了淡马锡的海港。

        见到如此景象的陈祖礼一声狞笑:“大明的皇孙呀,真是个奸诈之人,净想着坐收渔翁之利,嘿嘿,我陈祖礼没想到这辈子也可以试试看有机会做国王,不,以后我也要做皇帝。”

        “各处人马准备好了吗?”

        “大哥,都准备好了,就是没找到孙武的踪迹。”

        “没找到?”陈祖礼有些疑惑。

        照理说孙虎就在淡马锡岛上,怎么可能没找到?难道他提前得到了消息跑了?

        “等等。”陈祖礼警惕的让手下停下行动,自己则皱着眉头思考了起来。

        但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大哥,真的不动手吗?”陈祖礼的手下催促了起来。

        陈祖礼思考了十几分钟,在手下的催促下,一握拳敲在桌上:“不管了。”

        “马六甲王国丞相孙虎危害百姓,胁迫国王,今日起兵清君侧。”早就想好的起兵借口,被大喊了出来。

        不得不说海盗们想的借口也是颇为简短。

        无数的海盗们纷纷涌入了街头巷尾,说着是清君侧但是看到老百姓的钱财哪个海盗能松手,一大部分人一溜烟就跑到了民居里面烧杀抢掠。

        这就是他们平常的做事风格,想要短时间改变是不可能的,陈祖礼也没有这种能力。

        带匪可以,带兵不行。

        ……

        飞翔的河南人号

        一早忽然的离开,让刚到船上的马六甲王国丞相孙虎一脸的错愕。

        “殿下,您这是做什么?”

        昨天夜里朱瞻墡以有要事相商量将孙虎邀请上了自己的飞翔的河南人号,然后拖着时间,一直在跟他扯要买下淡马锡的事情。

        扯来扯去也不让他下船,等到清晨直接启动蒸汽战船带着他离开了。

        “孙丞相,不必惊慌,坐下喝杯早茶暖暖身子。”

        见朱瞻墡那般不慌不忙的模样,孙虎觉得朱瞻墡是谈判不成想要威逼他交出淡马锡,眼神中藏着愤怒,他没想到这位珠江郡王殿下居然是这样的人。

        带着不满坐回了桌边,不卑不亢的说:“珠江郡王殿下,若想以我的性命为威胁,让我交出淡马锡的话,那殿下的算盘可能要落空了,我孙武一命可比不上淡马锡。”

        孙虎的话倒是让朱瞻墡格外的欣赏:“丞相怎么会这么想我,我怎么会威胁你,我只是想要邀请你一起看看今天的朝阳。”

        “殿下不要开玩笑了,我的国王还在淡马锡,没有我在安里国王怕是处理不好事情。”

        “你当他是个小孩子吗?”

        孙虎正色的说:“老国王对我有知遇之恩,托孤于我,我自当万事护着。”

        “啧啧,你当他是个小孩子,他可没当自己是个小孩子。”朱瞻墡示意沐斌将一份信件交给了孙虎。

        那是安利给陈祖礼的信件,只是不是原件,而是摘抄下来的。

        “这封信是前天安里国王派人秘密让我交给陈祖礼的,当然亲笔信已经给陈祖礼了,这份是摘抄的,你可以不信。”

        孙虎打开了信件,一边看一边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里面的文字,虽然不是安里的字,但是他和安利朝夕相处,他了解安利行文的方式。

        “哦对了,安里国王会大明话,所以我们谈话的内容他其实都知道,他许下的只要我不帮忙让陈祖礼杀了你,帮他夺取了马六甲王国的实际控制权,便将淡马锡无偿给我。”

        “所以殿下,您是要杀我吗?”孙虎惨笑一声,似心无牵挂了。

        他受老国王所托,辅佐当时不到八岁的安里这么多年,安里为人激进,孩子性格,所以孙虎不让他亲政,一直让他在朝堂上看着学着,只是渐渐的在安里看来孙虎行为僭越,已经超出了一个丞相的职责,他作为国王非常的憋屈。

        孩子长大了总有自己的想法,作为一位有些“雄才大略”的青年国王,安里显然不甘心居于人下。

        但是其本身的眼光能力实在有限,不是不让他亲政而是让他试了一些事情处理的都是一塌糊涂,孙虎怎么放心将这样一个国家交到这么一个冒冒失失,虽有抱负但无才干的小国王手上。

        他准备让安里继续成长一段时间,等到年纪大些,做事稳妥些应该就会好很多了。

        可是安里不这么想啊。

        没有任何一个青年人会觉得事情错了,是自己无能,只会觉得是有外力所致,或许等他人到中年回望的时候会明白自己当初年轻时候的错误,但是他等不及了。

        看着信中安里准备联合陈祖礼在淡马锡杀自己,孙虎痛心疾首,一把撕毁了信件。

        “珠江郡王殿下,这一定是国王被奸人所惑,还请送我回去,我将会劝诫国王。”

        孙虎对于马六甲王国还是非常忠心。

        “孙虎丞相,此时回去唯有死路一条。”

        “我带着士兵们定能拿下陈祖礼。”

        “你觉得这封信能送到我手上,你的士兵中间没有安里的人吗?或许安里也许了不少人什么将军之类的职位吧。”

        孙虎沉默了,细细想了想问道:“殿下,既然我们的国王许了将淡马锡送给您,您为何还要将我带上船等于变相的救了我,若您还看在我们马六甲王国多年来对大明的朝贡份上,还希望您能出兵帮助我们。”

        “安里将淡马锡送给我确实很诱人,但是我不喜欢你们这个国王,更不喜欢与海盗为伍。”

        “海盗们生性残暴,穷凶极恶,他们的话不能信,更不能与之结盟,你们的国王也一样,一个可以出卖自己国家土地,可以和海盗同流合污的愚蠢之徒。”

        “我啊,我看不上。”

        孙虎不解:“那殿下您,既帮助安里国王递送信件,又救下我,这到底是意欲何为。”

        “我们大明既然开了海禁就希望和大家好好相处,只是如同淡马锡这样的重要地方,我必须握在手里才能安心,但是马六甲王国终究就在淡马锡的旁边,若马六甲王国的掌权者是海盗和一个蠢笨的国王,将来摩擦多了少不了还是得打一仗。”

        “我这个人向来热爱和平,能不打就不打,当然打了的话就会斩草除根。”

        朱瞻墡说到这里看着孙虎那不相信自己是个和平分子的疑惑眼神微微一笑,继续说。

        “安里国王不甘心屈居在你这个摄政的丞相之下,为此不惜联合海盗,出卖自己的国家利益,还要让海盗做丞相,将来大明也会压着他,他会不会不甘居于大明之下与其他人联合在关键时刻捅大明一刀子呢,当然这些你也可以说是我找的借口,最关键的原因还是那句话,安里这人,我看不上。”

        “所以殿下想让我们自相残杀?”孙虎冷着脸问。

        “孙丞相,你是个聪明人,我说到这里了你还不理解吗?”

        孙虎自嘲的一笑:“斗胆的猜测,殿下看不上我们的国王,却还算看得上我?”

        “对。”朱瞻墡不假思索,简洁明了的回答。

        与安里国王相比,显然孙虎是个更好的合作者,他有自己的原则,打听了一下他也有着良好的信誉,做事稳当且牢靠,这才是更好的合作对象。

        孙虎这下才算将事情理顺了。

        “所以殿下明明有可以阻止陈祖礼和我们国王的预谋,但是殿下顺水推舟,让叛乱出现,让陈祖礼的海盗们展露阴谋,逼我与安里国王为敌,然后殿下可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朱瞻墡并不否认孙虎的话。

        孙虎重新打量了眼前的少年,他看着稚嫩,长得好看,文文弱弱的书生打扮,拿着扇子神态自若,但是所做之事都有目的,他不在乎是否打仗,因为这不是他的百姓,他利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虽说有些是机缘巧合之下获得的,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在向着他的目的前进。

        他这时候第一个想法是:若我们的安里国王有这份才能该多好。

        “大明强盛如斯,应当的。”孙虎沉默良久说出了这句话。

        “我这就当你在夸我了。”

        朱瞻墡心情甚好的看着蓝天白云,招手对楚儿说:“去喊曹小姐一起出来看风景。”

        孙虎本以为这时候朱瞻墡要和自己谈条件了,但是朱瞻墡却一句没谈,孙虎大步上前:“殿下,是否将淡马锡给予大明,您就会出兵相助?”

        “现在啊不应该是我来找你谈条件了,而是你得拿着你的条件来问我,是否愿意出兵,当然拖的越久,淡马锡岛很可能就被海盗占领了,还有你们的小国王,你觉得陈祖礼这种海盗是愿意做丞相还是愿意做国王,当然安里想杀你,你让他死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孙虎低着头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虽他要杀我,我不可负他。”

        说完这句,孙虎扑腾一声就跪了下来,刚走出来的曹新月吓了一激灵又躲回了门后看着。

        “恳请珠江郡王殿下出兵救援马六甲国王,我愿以淡马锡作为回报,另有国库之银,一半可归殿下。”

        ------题外话------

        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