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K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国民闺女三岁半在线阅读 - 第320章 猎杀小丑,并成为马戏团新团长

第320章 猎杀小丑,并成为马戏团新团长

        这是一场逃亡!

        团子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人从旁拽了她一把,拉起她没命往前跑。

        前方,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以及冰冷呼啸的夜风,还有间或勾过裙摆的枝桠。

        应当,是在森林或者树林里。

        身后,是火把冲天的吵闹,巨大的、燃烧的火焰帐篷,还有气急败坏的怒骂声。

        耳边除却呼呼的风声,就只有大口大口地喘息声。

        不知道跑了多久,小粉团实在跑不动了。

        她太矮了,一双小短腿根本跑不快,若不是被人拉拽着,她早跑不动了。

        “濛濛不跑了。”她忽的开口道,用力往后抽自己的手。

        周围的一切,在这句话后忽的全都停止定格了。

        团子轻易抽出了自己的手,手腕被捏的有点疼,她悄悄被背身,在小屁股上蹭了蹭,有一点小委屈。

        爸爸呢?怎么爸爸又不见了?

        “你为什么不跑不了?”

        突然,有一双锃亮的眼睛凑上来,盯着团子困惑地问。

        团子看不见对方面容,只能看到那双金色的竖瞳眼睛,圆乎乎的,像是猫猫的眼睛。

        “你什么不跑了?”猫猫眼重复问到,距离团子更近了,似乎还在她脸上嗅了嗅。

        团子拧起小眉头:“因为濛濛要去找爸爸。”

        爸爸说了,这是噩梦级的游戏,爸爸的心脏就在游戏里,可是这个游戏太难了,濛濛要找到爸爸才能通关。

        猫猫眼透出疑惑:“可是,你……你没有爸爸啊。”

        这话叫团子生气,她跺脚奶喝:“有爸爸,濛濛有爸爸的!”

        猫猫眼围着团子转了一圈,从背后捞起她长发:“你是长发公主,你生来就住在小城堡里,后来被邪恶的马戏团小丑团长偷走,你没有爸爸,是自己长大的。”

        团子困惑眨眼,脑袋边的小灯泡biubiu一亮。

        哦哦哦,濛濛知道了,这也是个过家家的游戏,濛濛现在是长头发的公主,以前住在城堡里,不过这个公主竟然都没有爸爸。

        这点设定,叫团子不是太满意。

        不过,她也不纠结了:“好的叭,那濛濛从现在起,就给自己找个爸爸。”

        这好简单的,毕竟濛濛不是在找爸爸,就是在找爸爸的路上,濛濛很会找爸爸的。

        说完这话,她提起小裙子就要往回走。

        “不能回去,”猫猫眼条件反射握紧团子头发,”我们说好的,要一起逃出马戏团,回去的话小丑团长会把你关回城堡里,用你的长头发继续下一场马戏团表演,演不好会拿鞭子打你,还不给你饭吃。”

        “呀,你扯痛濛濛了,濛濛不喜欢扯头发的小朋友。”团子被拽疼了,她生气地夺回自己的头发,适才发现自己头发好长啊。

        她惊叹地张大了小嘴,顺着地上金子色泽一样的长发看过去。

        在黑色暗夜里,金色长发蜿蜒成银河,泛出漂亮的金色碎光,如同将太阳揉碎了涂抹出来的颜色。

        那金色长发实在太长了,长到看不见发梢,而且在黑夜里格外显眼明亮。

        所以,身后追赶的人,只要顺着金长发追,很轻易的就能追上两人。

        就,逃了个寂寞。

        奶团眼神古怪地看了看猫猫眼,唔,小伙伴不太聪明的样子,和船长叔叔一样笨笨的。

        猫猫眼更急了:“长发公主快走,小丑团子马上就要来了,他来了就走不了了。”

        哪知,团子抖了抖金发:“不走哦,濛濛头发太长了,会被找到的。”

        而且,小奶团压根就不想逃。

        毕竟,有人的地方,濛濛才能找到爸爸呢。

        “吁吁吁”刺耳的哨声由远及近,伴随轰隆轰隆,地面震动的声音传来,惊诧了一群不远处的飞鸟。

        猫猫眼慌了,眼底流露出显而易见的恐惧。

        “完了完了,”她抱头尖叫,“都怪你!我们全都逃不掉了,小丑团长来了,他来了……”

        团子站原地没动,她回头看了看。

        小丑团长?是那种长着红鼻子的小丑吗?

        “吁吁吁”哨子声越来越近了,闪耀的火把,像星光一样错落接近。

        “轰隆轰隆”巨龟的四肢从天而降,踩踏过树木和房屋,最后落在团子面前。

        庞大乌龟脑袋探出壳,眼睛有圆灯笼那儿大,它俯身凑上前来,双眼都瞪成了斗鸡眼,仔仔细细打量团子。

        巨龟非常非常大,在它的龟背上,还拖着小山一样高的帐篷,帐篷顶上飘着长长的彩旗。

        彩旗上写着几个大字,团子望了眼,发现没一个字认识,她就不关心了。

        猫猫眼惊慌失措地尖叫一声,丢下团子独自逃了。

        “吁吁吁”又是三声哨响,粉色的海豚高歌着从星光处一跃而下,飞溅起五彩的水花,尖嘴一衔,就将猫猫眼咬住了。

        奶团眼睛瞪得溜圆,小嘴更是惊叹到合不拢了。

        是粉海豚!

        啊啊啊,是粉色的海豚豚!

        是爸爸答应过,要带濛濛去看的粉海豚!

        爸爸肯定在这里!

        团子整只都兴奋了,她绕着巨龟飞快跑起来,还上蹿下跳大声喊:“爸爸?爸爸,我是濛濛呀,爸爸你在哪里?”

        巨龟瞥了她一眼,仿佛是在看一只小蚂蚁,随后就把脑袋缩回壳里了。

        团子试图爬到巨龟的龟壳上面去,她手脚并用,哼哧哼哧攀着巨龟的一只大脚。

        然,好不容易往上爬三步,小屁股一坠,就倒着往后滑两步。

        呜呜呜呜,龟龟jiojio太难爬了。

        “啪啪啪啪啪”五声按键声依次在头顶响起,下一刻五道白色的射灯光柱,从四面八方照射过来,全都聚焦在小团子身上。

        骤然亮起的光亮,让团子条件反射闭眼。

        “哗啦啦啦啦啦啦,好棒的逃亡表演!”

        “让长发公主再来一次!”

        “嘻嘻嘻,长发公主好小哦,估计只有我的拇指这么大,她怎么抱着乌龟脚,是想要爬上上去吗?”

        “嗨呀,这只长发公主,让我想起了狼外婆的小红帽,据说小红帽也是这么可可爱爱一小只的,一口咬下去一定很可口,吸溜吸溜。”

        “宝藏马戏团的表演,从未让我失望过。”

        ……

        纷杂喧哗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落入团子耳朵里,让她整只都懵了。

        马戏团表演?刚才是假的吗?

        那濛濛的爸爸,也会是假的吗?

        团子一脸茫然地睁眼,黑白分明的圆乎乎大眼睛,像是森林里走丢的小麋鹿崽崽一样无辜。

        她一下就不开心了,手脚一松,软趴趴地从巨龟脚上滑下去,蹲在龟脚上缩成了一小团。

        柔软的金发,萦绕在她四周,就像是花苞绽放后,蜷缩在花蕊中的小花仙一样小只可爱。

        “吁吁吁”又是清亮地口哨声,就在团子头顶响起。

        小濛濛慢吞吞地动了动,可怜巴巴抬头仰起小脸。

        下一刻,团子就愣住了。

        绿色的卷发,逮着红色两角狂欢帽子,帽子弯弯的尖角坠着金色的铃铛,雪白雪白的皮肤,眼睛周围涂满了绿色的油彩,红色的圆鼻子。

        还有,拉长到酒窝的嘴角,血红血红的微笑大嘴巴。

        那是一个——小丑!

        小丑脚踝套着绳索,倒挂下来,那张滑稽的脸,小濛濛一抬头就看到了。

        小丑手里拿着一幅色彩艳丽的扑克牌,只见他左右手眼花缭乱地洗牌切牌,扬手朝着团子一丢。

        “呼啦啦”长耳朵的雪白小兔子,凭空落入了团子怀里。

        小濛濛:“??!!”

        她反应过来,连忙抱好兔子,很有礼貌的说:“小兔兔,你的小兔兔呀。”

        小丑在半空中一荡,一个抱膝三周半翻转,再落地时,他平举双臂缓缓站起身,如体操运动员一样,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顿时——

        “吁!”响彻整个空间的口哨声此起彼伏,伴随的还有雷鸣般的掌声,以及一片叫好声。

        “砰砰砰”礼炮炸裂,无数五光十色的闪闪发光的细小亮片,从天而降,像星光一样撒下来。

        那一刻,小丑就是整个舞台上的焦点。

        团子抬头左看右看,除却她和小丑站立的地方是明亮的,其他周遭全是一片黑暗。

        她只能听到有很多观众的声音,却看不到任何人,就连刚才的猫猫眼也不知道去哪了。

        她抱着小兔子,整只就像只粉兔子,有点害怕地往后退。

        然,后背却靠了个空。

        奶团惊了,她飞快回头。

        不知何时,那只龟壳上顶着搭帐篷的巨龟也不见了,刚才的一切就仿佛是梦境。

        奶团揉揉眼睛,努力睁大了往黑暗中看去,她还是试探伸手去摸:“龟龟?大龟龟?”

        自然是没有任何回应的,团子无措地站在金发中间,抱着雪白的兔子,像个无助的小可怜。

        “嘻嘻嘻,白白嫩嫩的小白兔呀,这不比青蛙王子的梦中情崽可爱?!”

        “金发小兔子是不是要哭了啊?据说她被小丑团长偷出来的时候,换成人类年纪,才三四岁呢。”

        “嗷嗷嗷,肯定是要哭了,快点把她打哭!我要看她哭!”

        ……

        团子越发害怕了,那些话中夹杂着明显的恶意,就像是小皮鞋踩在滑腻的青苔上一样难受。

        看不见的观众,半懂不懂的话,好像还有观众认识上个游戏里的自己。

        爸爸又找不到了,小奶团越想越委屈。

        “吁”清脆的哨声平地而起,顿时黑暗里彻底安静了。

        巨大的阴影在团子身后投落下来,像是要吃小白兔的怪兽。

        小濛濛一抖,可怜巴巴地抱着小白兔挡住脸慢慢回头。

        小濛濛:“!!!”

        又是小丑!

        小丑夸张到酒窝的红色微笑嘴,稍稍缓解了团子的紧张和害怕。

        透过绿色的油彩眼妆,小丑望着团子的视线逐渐温和。

        他朝团子伸手,粉团子犹豫了下,将自己的小肉手搭了上去。

        “啪”小丑一打响指,射灯光柱瞬间变成了彩虹的颜色,并在黑暗中交织流转,驱散恐怖的黑暗,将四周映衬的如梦似幻。

        这才不算完,下一刻小丑拎起兔子耳朵,往半空中一抛。

        兔子蹦入黑暗中,紧接着高昂动听的海豚音响起。

        粉色的海豚,从五彩的星光处跳跃出来,围绕着团子,在海浪中欢腾翻滚。

        小丑牵着团子,他脚尖一蹬,脚踝的绳索自动收紧,在光影和海豚的场景中,他单臂抱着团子凭空飞升而起。

        两人飞至半空,小丑单手扣着安全绳,脚下做出奔跑的动作,就那么在半空中,如履平地飞快跑动起来。

        眨眼团子就忘了刚才的害怕,她在小丑臂弯里,耳边是呼呼的风声,眼前是五光十色的星光和粉色海豚。

        她低头,就看到地面上蹦跶着好多好多长耳朵兔子,每只兔子都跟着她在跑。

        这样神奇好玩的一幕,叫小奶团转瞬就开心起来。

        她眼睛弯弯,咯咯快活的笑了,跑过粉海豚身边时,她还伸手去摸。

        金色的长发,曲折蜿蜒,随着团子的不断移动,而蜿蜒成金色的神圣高塔,圣洁的像是供奉神祇之塔。

        突然,小丑臂膀一动,手腕用力一托,将团子举到肩膀站立。

        此时此刻,五彩的星光和粉海豚,全都沦为金发高塔的陪衬。

        站立在小丑肩上的矮墩墩粉团子,就是整个舞台最闪耀的存在。

        响彻天际的掌声轰然而起,无数鲜花从天而降,热烈的口哨声,还有疯狂的尖叫声,构成一曲偶像般的崇拜之曲。

        “啊啊啊啊,长发公主赛高!金发yyds!”

        “长发公主的金发美哭我了,我出一条公主鱼尾换金发!”

        “啊啊啊啊激动死我了,小丑那么一托,我居然觉得长发公主浑身都是神圣的金光,如果真的有神明,大约就是那个模样了吧。”

        “呜呜呜,小丑放开你的手,让我来托长发公主。”

        “嘿,刚才是谁说打哭长发公主,想看她哭来着?”

        “滚,肯定是邪恶的老巫婆说的,长发公主那么小只那么可爱,谁打哭她,我小裁缝的金剪刀剪碎他。”

        ……

        就在马戏团里,表演气氛高涨之时。

        邮轮上,大卫船长搓了搓手,紧张又忐忑地打开游戏光屏。

        噩梦级的游戏,即便是大卫船长,也不清楚游戏到底乱成什么样了,规则又严格到哪种程度。

        屏幕逐渐光亮,有模糊的画面投射出来。

        大卫船长大气不敢喘,紧紧盯着屏幕。

        蓦地——

        “叩叩叩”突然的敲门声响起。

        “啊!”大卫船长惊的一个激灵站起身,等反应过来,他抹了把脸没好气开门,“要是没有重要的事,敢惊扰大卫……”

        话还没完,见着来人,大卫船长皱眉了:“你来干什么?”

        来人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自然是来关注噩梦级游戏进度。”

        话罢,不由分说挤进来,浑然没把众人敬畏的船长太放眼里。

        大卫船长烦躁地扒了扒小发辫:“曲臧,给你船长的友情提醒,别打小幼崽的主意。”

        曲臧慢条斯理擦眼镜:“谁说我要打她主意了?”

        闻言,大卫船长嘲弄冷笑,这个人在上个肉猪生死游里,那么针对小幼崽,他才不信真的会改邪归正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叮咚!”

        忽然,熟悉的游戏提示音从光屏中传出来。

        大卫船长和曲臧都齐齐一震,两人不约而同扑到光屏前,死死盯着光屏。

        光屏投射的游戏画面里,周围都是或深或浅的暗色,唯有屏幕中央有两道光柱。

        一道光柱投射在滑稽的小丑身上,在他脚下形成圆形的光圈。

        另一道光柱,则落在有着金色长发的粉团子身上,她被白茸茸的兔子众星拱月围在中间,和对面的小丑相隔两米远。

        “恭喜肉猪小濛濛,发现重要游戏人物,主线任务开启。”

        下一刻,所有人都听到团子的任务信息——

        “主线任务一:猎杀小丑,并成为马戏团新团长。”

        闻言,大卫船长脸色一变——